村淘接单电信业务 农村电商现催化剂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05-19 14:50:46  责任编辑: 楚丹

  本报记者 陈宝亮 北京报道

  导读

  农村淘宝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项目,根据计划,阿里巴巴将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至少覆盖到全国1/3的县及1/6的农村地区。

  5月17日,工信部启动2017年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工程,提出将全国140个试点城市“未通宽带”或“宽带速率未达标”的行政村全部申报到,并要求“全部完成”。2017年,工信部计划在3万个行政村实施光纤到村工程,其中包括8000个贫困村。

  此前,工信部已于2016年启动两批电信服务试点,共涉及184个地市,中央财政补贴、电信企业总投资超过300亿元,在全国10万个行政村中进行光纤到村建设和升级改造,试点城市中,中西部占绝大多数。根据电信普遍服务规划,在东部、中部、西部地区,财政补贴分别占总投资的15%、20%、35%。

  需要指出,除了工信部主导的电信普遍服务之外,国发改委于2014年启动“宽带乡村”工程,每年各地方政府在宽带乡村工程中支出也达到数十亿元。同时,在国家扶贫工程中,农村电信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其列。

  缓解了资金掣肘之后,农村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开始高速发展。2016年底,中国农村宽带用户超过6100万,比2015年提高了90%,且农村宽带家庭普及率首次超过30%。虽然仍然落后于城市地区77%的普及率,但城乡差距已经大幅缩短。

  资金、推广难题

  资金,一直是宽带建设的难题。国内运营商曾经用接近4年多时间呼吁国家对于宽带建设提供资金补贴。从2010年中国电信在江苏、上海等沿海四省试点“宽带中国 光网城市”起,中国电信就不断呼吁出台国家级宽带战略。至于偏远地区的电信普遍服务基金,业内更是呼吁了10年之久。

  2013年,在工信部、三大运营商的不断推动下,宽带中国战略正式出台。2015年底,电信普遍服务基金也正式落地。其间,运营商还积极争取社会资本入场,2014年底,时任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内部讲话中曾表态:“宽带建设仅靠集团的资金是不够的,必须借助社会资本,应该找一些能人合作,我们拿出5-10年的部分收入,但可以换回用户、市场。”

  不过,当运营商通过政策、财政补贴、民资入场等方式扫除了资金障碍,并大规模建设农村网络之后,此前未被重视的推广难题又浮出水面,“这几年一直在降本增效、控制营业厅数量,要开拓农村宽带市场时才发现,在很多农村市场,业务渠道根本触大不到,”多位运营商基层人员告诉记者:“在农村地区,用户需求不强烈,又没有业务人员去推广、引导,农村宽带业务的发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

  从2011年开始,运营商逐步裁撤、外包线下营业厅,并且开始打造线上营业厅,以期缩减这一占比最高的营销成本,2014年,三大运营商业务收入放缓,甚至下滑,降低成本的压力越发明显,营业厅转型进一步加速。这一转型趋势符合绝大多数用户习惯,后者的缴费、办理、查询等业务均已逐步转移到线上,对线下营业厅的依赖逐步缩小。

  但是,对于尚未联网的农村地区而言,品牌、业务的线下推广依然必要。“自己去铺营业厅的话,成本太高,也没办法招人,”一位北方联通公司人士告诉记者:“有的地方会尝试找一两个‘能人’,在村里设个点。”不过,因为农村宽带资费较低,对应的佣金也难以激励代办点。

  农村电商、宽带同步

  2016年,被渠道问题困扰的江苏电信开始向该省正在农村覆盖的农村电商网点寻求合作,首个进入视野的是阿里农村淘宝实体店。天猫营业厅村淘业务负责人唐勇告诉记者:“在沟通的时候,我们发现,村淘覆盖的点,有70%以上是运营商覆盖不到的。这些点的村小二为运营商推广业务。”

  2016年3月,江苏电信与阿里农村淘宝正式合作,在全省8个地市、20多个县合作,涉及到江苏电信未能覆盖的1300多个村。一年时间里,阿里村淘产生电信业务订单接近2万笔,其中号卡业务3743笔、宽带业务4870笔、ITV业务13182笔,此1300个村贡献收入约580万元。作为激励,江苏电信向村小二支付佣金共计85万元,这一佣金比例低于市场,为电信节省了40%的渠道佣金费用。

  事实上,以每村1-2个村小二计算,平均村小二电信佣金年收入约500元。“目前,只有大概20%的村小二擅长推广电信业务,80%的人不熟练,我们还在不断进行培训,提高大部分人的业务能力。”在唐勇看来,电信业务的普及本身就可以促进电商发展,而且通信业务可以贡献持续、稳定的访问流量,提高农村用户对村淘的黏性,更能通过此类共享提升深阿里与运营商的未来空间,“所以我们现在全国都在鼓励、拓展这种合作模式。”

  农村淘宝是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项目,根据计划,阿里巴巴将在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至少覆盖到全国1/3的县及1/6的农村地区。目前,阿里巴巴在浙江、四川、湖北、江苏等16个省1万多个村淘服务站陆续与三大运营商合作,一年时间,农村淘宝通信业务接单20多万笔,销售额3.5亿元。

  事实上,国家推动农村基础信息建设的目的就在于推动农村电子商务、智慧农业、返乡创业等工作,以期提高农村地区收入。为此,商务部、农业部均通过专项资金补贴农村电商建设。以近期河北省新闻为例,中央财政支出2.6亿元用于河北省15个贫困县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项目建设,省财政投入4202万元支持贫困村“一村一店”,各县共投入2.7亿元支持电商扶贫,对发展网店的贫困户每户补贴不超过1.2万元,全省累计投入5.7亿元。

  发改委、工信部、商务部、农业部,都在从不同出发点推动农村信息产业发展,但目前,并未有很强的协同政策出台。农村宽带、电子商务虽然能相互促进,但仍然需要政策、市场的催化剂以实现加速发展。

  “现在我们村淘店只是运营商的新增销售业务,希望下一步可以把手机维修、报账、续约等更多的用户服务完善起来,”唐勇预期:“最近几年在农村市场都可以实现100%的电信业务增长。”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