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移动时代的挣扎缩影:“放弃清单”不止有外卖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08-07 15:48:21  责任编辑:楚丹

百度移动时代的挣扎缩影:“放弃清单”不止有外卖

  百度外卖

  华夏时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移动互联时代,微信、支付宝甚至淘宝等APP都成了装机必备,但这里面可以没有百度。或许你还安装了百度外卖,但它如今或许已是百度的“弃子”。

  从去年开始,百度一直在寻求出售包括外卖在内的O2O业务。传说中的新接盘者饿了么已是被公开的第三个买家。7月31日,百度外卖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其未得到相关消息。而百度相关负责人则对与饿了么的谈判表示并不知情。

  百度的O2O业务曾经高调,但百度官方对外卖业务命运的含糊表态则更像是其在移动时代没落挣扎的一个侧写。百度将目光投向远方,希望AI能开启一个新时代,但新时代大幕的拉开还需要时间的力量。

  放弃“外卖”的决心

  不管几易谈判对象,百度甩掉外卖包袱的决心不变。

  潜在的新接盘者已经浮出水面。有熟悉百度外卖的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确认,在跟顺丰没谈拢后,百度外卖已在和同业竞争对手饿了么接触谈判。此前还有消息称,顺利的话两家企业可能会在两三周之内宣布合并消息,但目前尚不清楚百度是否会完全退出外卖业务。

  就在两个月前,顺丰快递还是百度外卖的上一个可能接盘者。出现更早的传闻接盘者是合并后的新美大。

  2017年6月,百度外卖被传将和顺丰以5∶5的出资比例成立合资公司。而顺丰控股在今年5月质押5亿股股票的行动,则被外界解读为是在为合资公司做准备。

  据《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了解,百度外卖和顺丰从去年11月开始接触谈判。但双方实际接触的时间更早。顺丰被报出在百度外卖2016年7月的B轮融资中便已进入。但双方密集的接触最终以顺丰成为百度外卖最大的企业级物流供应商而不了了之。

  阻碍谈判顺利进行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价格。在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后,百度曾明确表示外卖的新一轮融资已经结束,当时百度外卖的估值已经达到了24亿美元。

  但现在的百度外卖已难达巅峰期的估值。上述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说:“外部对百度O2O业务的定价跟百度的预期差异比较大。”他同时分析称,估值与实际发生并购的价格并不一样。除了市场地位、公司运营状态,还涉及到同业博弈等问题。

  百度糯米曾经也是影响百度O2O业务出售的因素之一。此前业界消息称,百度与顺丰没谈拢的一个原因是百度希望将糯米与外卖一起打包出售,但顺丰只愿意接收外卖。

  糯米并没有成为这次出售传闻的主角。传闻曝出后的一则人事变动也暗示了百度的态度。7月31日,百度宣布百度糯米副总经理傅海波升任百度糯米总经理。这个位置在前糯米总经理曾良今年3月因涉及贪腐被辞退后,已由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兼任了数月。

  移动时代的挣扎

  当时处于投资风口的O2O曾经寄托了百度在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希望。搜索为王让百度在PC时代曾经“躺着赚钱”,但曾经的成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反而变为阻碍。

  百度曾在2014年的世界大会上推出直达号,这在当时被看做百度从连接“人与信息”到连接“人与服务”的重要转型。

  移动时代赶了个晚集的百度,希望靠资本的力量来实现快速布局。

  2014年第一季度,百度以2.7亿美元左右的价格,分两次完成了对团购网站糯米网的全资收购。百度当时希望糯米创造的消费场景能与搜索、地图、百度钱包等产品进行深度整合。2015年6月末,李彦宏还宣布3年内对糯米追加投资200亿元的庞大计划。百度外卖也几乎在同一时期独立运营,并完成了A轮融资。

  但进入2016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2016年1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并完成了超过33亿美元的融资。而百度外卖则因为高佣金、降补贴等措施导致商户和用户流失,裁员、高管离职的消息也不断传来。

  比达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百度外卖以18.5%的份额排名第三,仅相当于饿了么和美团一半的市场份额。而这一数字在今年一季度进一步下降为17.3%。

  亿欧战略副总裁由天宇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说:“O2O业务对百度从来都只是一个业务线,对美团和饿了么则是核心业务。这种业务很重,重运营重执行。美团的整个团队就是在强运营中拼杀出来的。”他认为,相比竞争对手,百度的管理机制、文化与O2O的兼容度不够。

  O2O业务的沉浮只是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尴尬境地的一个缩影。大量的资本投入并没能让百度找到搜索之外的新引擎。引起诸多争议的收购还有百度在2013年7月以19亿美元的高溢价收购了主营内容分发的91无线。

  而在自身战略定位问题外,百度也在2016年进入尴尬年。魏则西之死、贴吧门、夜间推广赌博网站企业等一系列负面事件让百度的商业模式遭遇道德考问。2016财年第二季度,百度的净利润同比下滑34%。

  百度总裁张亚勤在今年6月于天津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曾称:“移动互联时代APP是封闭的,很多数据搜集不到,有些新的应用和服务出现,在PC端没有,百度因此错失很多机会。”

  换战场与裁撤

  错失很多机会的百度,决定换个战场。人工智能成为百度核心的核心。

  而李彦宏对O2O业务的态度已经与一年前的豪情壮志截然不同。今年2月,李彦宏在百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曾表示,公司降低了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尽管他当时也称,O2O是公司业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李彦宏曾对媒体表态,“如果真的做不过(美团、饿了么),就不做,该做的决断也要做。”

  百度COO陆奇的到来,则加速了百度外卖的边缘化。陆奇上任之后持续动刀百度,除了亲自掌舵人工智能业务外,陆奇还裁撤百度医疗事业部等,并以12亿元的价格将移动游戏业务出售。

  陆奇的一系列改革在财报数字中有所体现。百度新出炉的第二季度财报出现了久违的高增长。

  财报显示,百度当期营收为208.74亿元,同比增长14.3%。净利润44.15亿元,同比增长82.9%。其中网络营销收入当期在营收中的占比为85.67%,相较去年同期的92.74%有所下降。

  这被认为是百度对网络营收的依赖有所下降。数据显示,百度网络营销营收取得同比5.6%的增长。去年同期这个增速数字是10.2%,去年三季度这个数字更是高达51.8%。

  但相比开源,“节流”对二季度财报的影响更大。百度在第二季度的运营利润为42.10亿元,比上一季度增加了近一倍。但它的变化主要源于营销管理费用的减少。

  财报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百度在营销、管理和一般行政费用的花费为29.3亿元,比去年同期的41.9亿元下降30%。而这被认为主要是源于百度在O2O业务投入减少所致。

  由天宇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运营层面管理有优化改善,并不能解读为百度整体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百度有一些其他收入在增长,例如爱奇艺的会员收入,百度云、百度金融,但比例不足以推动百度发生质的变化。”

  他认为,信息流是百度今明两年的收入重点。此外,百度对无人车的重点投入也是有可能成功的。但对于DuerOS智能交互平台和金融业务,他认为商业模式、时间周期以及是否能成还不好判断。

  来源:华夏时报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