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脊,爱洒布拉达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08-21 15:53:28  责任编辑:楚丹

中国网讯 2016年8月19日至20日,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健康基础。

8月18日下午,“会战2020·人民健康公益行动计划”启动仪式在人民日报社人民网1号演播厅举行。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人民网董事长王一彪,农工党中央专职副主席龚建明,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局长张宗久,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中央网信办网络社会工作局副局长孙爱萍,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副司长陈洪波,以及多家公益组织负责人,贫困地区党委政府负责人代表,健康领域爱心企业代表,医学专家,权威媒体负责人代表等约100人共同见证了启动仪式。

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刘海鹰教授受邀参与会议,分享了自己健康扶贫的感人故事。

精准扶贫藏族女患儿迎来新生

2016年9月9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脊柱外科手术室的一场直播牵动了四五十万网名的心——一名藏族小女孩的脊柱后凸矫正手术。

八岁的她因为重度胸腰椎后凸畸形,身体已经严重扭曲、畸形,身高只有105厘米,仅相当于4、5岁的孩子。并且,畸形进行性加重,已经出现双下肢疼痛、行走障碍,甚至导致患儿心脏及其他内脏器官受到严重挤压,已经威胁生命。

基金会王会民教授奔赴理塘,迎接小拥忠来京。8岁的小拥忠第一次搭乘飞机,来到首都。

拥忠一家四口主要依靠政府救济、卖虫草、父亲多吉打零工维持生活,年收入不足5000元。4年前,小拥忠的父母曾带她到成都就诊,仅佩戴矫形支具便花了1万多元,了解到后续的治疗,他们不禁犹豫了,家庭现有的经济条件实在难以支撑如此巨大的医疗费用,再加之当地人心中“骨头的病治不了”的落后观念,无奈之下,他们只能被迫放弃治疗。

“孩子4岁时,就带她到成都的大医院看过病,花了不少钱也借了不少钱,医生说需要手术,但是手术费太高,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想把破旧的藏房卖了筹钱都没有人买,就只好放弃治疗……”谈及孩子的病情,爸爸多吉眼神黯淡、语气无奈。

七个小时的手术,大家寸步不离。手术后,全身湿透的刘教授一出手术室,小拥忠的爸爸就哭着跪了下来。

2016年7月,基金会志愿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李辉医生参加了民政部“2016同心•共铸中国行甘孜行”大型公益活动,去往藏区义诊时,发现了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当时,小拥忠的腰椎已经严重后凸,好似一直被一件看不见重物压弯,只能佝偻着身躯,但这些,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小拥忠天真阳光的个性,她扑闪着那双大眼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的好奇。李医生立刻想到了脊柱外科的刘海鹰主任,将小拥忠的片子拍给了刘海鹰教授。

了解到小拥忠的病况以及家庭情况后,刘海鹰教授没有犹豫,当下便做出了以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的名义向社会发起募捐,救助小拥忠的决定。考虑到藏区医疗条件有限,基金会与当地卫生计生部门取得联系,并多次与小拥忠家人进行电话沟通,商议将小拥忠接到北京救治。

8月9日,基金会的王会民教授带着3名志愿者从北京出发,奔赴理塘。从北京到理塘,需要途径世界海拔最高的机场——稻城亚丁机场,而到达机场后,还要搭乘八个小时的大巴,崎岖的山路上,几名志愿者都出现了高原反应,但是想到小拥忠,大家都强忍住自己的不适,只字不言。

当基金会的团队真正出现在自己眼前,小拥忠一家再也忍不住泪水,朴实的他们甚至不知如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只能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小拥忠的爸爸多吉会说的汉语十分有限,最终,家里决定,让小拥忠的舅舅陪同父女二人去往北京。

小拥忠身体弱,上学时坐不了一节课的时间。出发前,她不断激动地问班主任:“等从北京回来,我是不是就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上体育课了?”

8月11日,在父亲和舅舅陪伴下,8岁的小拥忠第一次搭乘飞机,随基金会团队来到北京。这次旅程对她来说意味着希望,更倾注了大家的爱与关心。

看到小拥忠的那一刻,孩子佝偻的身躯令在场的每一位医生心疼不已,而她天真的眼神与烂漫的笑容也让刘海鹰教授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救救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8月14日,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登峰造脊爱洒布达拉”国家民政部脊柱贫病救助援藏项目在京启动。作为基金会援藏行动首例来京接受救助的患儿,小拥忠牵动了大家的心。民政部党组成员、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詹成付也一直关心着小拥忠,一到现场便前来问候。

为了给小拥忠更精确的诊断,了解病因。刘海鹰教授联系了医院的小儿科、麻醉科、感染科、内科、影像科、检验科等科室,联同业界顶级专家10余人开展6次会诊,终于找到了病因:拥忠5岁时曾患结核病,结核杆菌破坏了她的7节胸腰椎,导致胸腰椎塌陷。专家们经多轮商榷,但始终未达成共识。很多专家持否定意见,认为应该放弃手术,因为医生承担的风险太大。小拥忠的腰椎由于结核菌的侵蚀,已经不是正常的形状,有的几乎变成了空心,这种情况下,在上面螺钉穿钉矫正,实在太难,稍有不慎,手术医生的名誉便可能毁于一旦。

但孩子的病情却日益严重,看着每天蹦蹦跳跳地出入各个病房,为病友们唱歌跳舞,惹人喜爱的小拥忠,大家心里都备受煎熬。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刘海鹰教授最终决定:立即开展抗结核杆菌治疗,手术矫正脊柱后凸畸形之后,再看孩子恢复情况考虑病灶清除,胸腰椎植骨,完成前路支撑。

在大家的照顾下,勇敢的小拥忠积极接受康复治疗,身高也增加了5.5厘米。

经过近一个月的准备,终于在9月9日,刘海鹰教授再次穿上30斤重的铅衣,带上颈托,与4位医生、2位麻醉师、2位护士一起,站上了为小拥忠准备的手术台。因为结核菌侵蚀,小拥忠的腰椎有的几乎变成空心,有的严重萎缩,钉子的进入和固定都异常的困难。手术持续了七个小时,整个团队在这七个小时里、在高度紧绷的精神状态中、在不断的X光射线的辐射下,没有一刻离开。所幸,大家的努力没有白费,手术非常成功,脱下铅衣的刘教授全身早已被汗水湿透,带着满身的汗水与手术成功的喜悦,刘教授快步走出,准备与小拥忠的爸爸分享。但令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刚步出手术室,小拥忠的爸爸就哭着向刘教授跪了下来。那一刻,刘教授也不禁泪流,作为一位父亲,他想到了自己那几乎同岁的小女儿,他深深理解这份父爱;作为一名医者,他也由衷为孩子终于能够挺直脊梁,真正站起来感到万分开心。

在ICU监护室里,脊柱外科医生金朝晖一直守在旁边。金朝晖也有一个女儿,他从小拥忠入院之后就一直跑前跑后忙着照料,内心里特别牵挂这个孩子。小拥忠的枕头旁,是手术用的橡胶手套吹成的气球,上面是护士姐姐和医生哥哥写的加油。待小拥忠回到了脊柱外科的普通病房后,她的护士姐姐唐蔚每天一口一口地喂她吃饭,陪她聊天。

小拥忠出院前到科室看望大家。为保证小拥忠术后安全与恢复,王会民教授亲自护送小拥忠父女二人回家。小拥忠和妈妈时隔半年再次相聚。

2017年1月18日春节前,小拥忠出院了。出院前,她和爸爸一起到科室与大家告别。大家即欣慰,又不舍。考虑到几乎不懂普通话的第一次来北京的父亲,一个人带着尚不能自理生活的术后的孩子、又有许多的行李、礼物,辗转路上还可能引起孩子手术的并发症,让那么艰难的手术前功尽弃……基金会最后决定,还是由当初来接她到北京的王会民教授,送父女俩回家。

小拥忠和妈妈时隔半年再次相聚。身患感冒仍然坚持护送他们的王会民教授,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为了小拥忠后续的规范治疗,王会民教授还要当面手把手教会拥忠的爸爸妈妈和其他亲属,确保她能持续康复。

前不久,小拥忠的爸爸还给刘海鹰教授发来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小拥忠最后还特意跑到镜头前对刘教授说:“刘大大,我好想你啊,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呀?我的病特别特别好了,我能直立走了,谢谢你,刘大大,我好想你呀!”

对于小拥忠的治疗,刘海鹰成立的海鹰脊柱外科健康公益基金会,承担了所有的费用。然而,单纯以基金会一己之力,对于贫困地区的医疗现状,无异于杯水车薪。所以,我们更希望借由小拥忠这则故事、这次手术,让大家更加关注脊柱健康、关注贫困地区医疗情况、关注那些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不幸人群,爱心携手、共铸脊梁,共铸健康中国梦。(中国网吴仕鹏)

在拍摄刘海鹰主任前,我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他偏瘦又略微前倾的身形、他因颈椎腰椎问题做过的三次手术,还有他的患者、他的故事,甚至是他因常年持握手术器械而长出老茧的右手,我都熟记于心。

然而,直到我们在他的手术台旁架起摄像机,听到像“装修一样”叮叮当当的声音,看到褪去15公斤的铅衣后,被他汗水浸透的手术服,我才由衷感叹那句话:“他累弯自己的腰,却挺直了苍生的脊梁!”

为了晚会录制时的现场效果,节目组希望能请一位他的患者来到台上。经过比较,我们一致选中了2016年北京海鹰脊柱健康公益基金会救助的8岁藏族女孩泽仁拥忠。这个曾经脊柱后凸,弯得像“括号”一样的小姑娘,经过刘海鹰的手术,如今恢复良好。她曾发来一段视频,记录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路,还对着镜头说:“刘大大,我想你了”。我们想象着,当小拥忠穿着她心爱的白纱裙,美美地站在《生命之歌》的舞台上,站在她想念的“刘大大”身旁时,该是多么感人的环节。

我赶紧和海鹰主任沟通,希望他能动员小拥忠和他的家人来到北京。结果,竟被他婉拒了。得知这个消息,节目组所有人都深觉可惜,毕竟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情感点!我锲而不舍,再次和海鹰主任陈述晚会的设计、请小拥忠到来的目的,并请他不必担心小拥忠一家来北京的费用。然而,海鹰主任依然没有同意。他说:她家到北京得坐4个小时的汽车,坐两趟飞机,长途跋涉,十几个小时,而她的到来只是为了证明我的医术,我怕折腾这孩子。

我们没有再争取,节目组完全尊重海鹰主任的意见,没有邀请任何患者上台,仅由他自己接受主持人的采访。从专业上讲,我们牺牲掉了这样一个感人的舞台行为,或许会使呈现的效果有些枯燥。但我们并不遗憾,更为他的决定而感动,因为这背后,是一个医者的仁心和大爱。

——摘自CCTV12微信公众号《遗憾背后的感动》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