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5亿元试水中国“脑计划”:不想着赚钱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11-08 11:44:25  责任编辑:楚丹

继去年年底出资1.15亿美元(约合7.7亿元人民币)捐赠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引起巨大反响后,本月初,由中国前首富陈天桥设立的脑科学慈善研究机构——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TCCI)又牵手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上海周良辅医学发展基金会,共同组建上海陈天桥国际脑疾病研究所(下称“上海脑疾病研究所”)。

上海脑疾病研究所的性质是非营利性的独立法人,预计总投入5亿元人民币,一期投入5000万元人民币。

这也是陈天桥在中国脑科学研究方面的第一笔重大投资。值得一提的是,陈天桥在4月曾对第一财经表示,未来十年,每年将在脑科学研究方面投资大约1亿美元。

对接“国家日程”

当前正值中国“脑计划”(脑科学研究计划)即将推出的关键时刻。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今年9月曾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中国“脑计划”将于年底正式启动,民间资本有望参与这一规模与美国“脑计划”(Brain Initiative)相当的宏大计划。

对此,盛大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天桥在美国加州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电话专访时表示:“国家对大脑研究非常重视,上海脑疾病研究所也是在国家大的战略指导之下成立的。我和脑计划筹备组的很多主要科学家有很多沟通和交流,华山医院本身也是国家脑计划的一个重要成员。在我们后续持续投入的4.5亿资金规划中,我们计划和‘中国脑计划’的相关项目合作,为有效推动国家脑计划做出自己的贡献。”

陈天桥表示,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到TCCI的平台。“但他们必须遵循的一个原则就是非营利,不要想着赚钱。”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强调。

陈天桥出任上海脑疾病研究所理事长,华山医院副院长、中国知名神经医学专家毛颖教授出任所长,毛颖教授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周良辅教授同时为理事会成员。研究所首批聘任近10位华山医院知名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精神科医生为兼职研究员,资助项目包括脑肿瘤、老年痴呆、帕金森症、抑郁症等的研究和治疗。

“我们希望打造一个聚集中国优秀脑疾病专家,进行大脑相关疾病研究、临床和基础研究交流及国际合作的平台。”陈天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还有其他项目正在和中国的一些院校沟通。”

今年4月,陈天桥在新加坡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对于脑科学的捐赠会坚持“把球传给离球门最近的人的原则”,推动全球范围内脑科学的研究。

此次在谈到为何选择与华山医院合作成立脑疾病研究机构时,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中国乃至亚洲的脑疾病治疗研究领域,周良辅院士、毛颖教授带领的华山医院神经医学团队是‘离球门最近的人’。我们很高兴这一合作能够落地,希望未来吸引更多的中国优秀脑科专家、医生、医疗机构加入。”

陈天桥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TCCI在设立之初的三四年内,将选择与全球最顶尖的大学、院校和医院等合作,节奏是每年捐赠一个机构;下一个阶段则会选择科学家个人进行捐赠。今年上半年,陈天桥的研究机构已经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中科院神经所多位青年脑科学研究员表达了关注。

华山医院院长丁强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刚刚胜利闭幕的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今年也是华山医院110周年院庆,和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的深度合作意义重大。陈天桥先生有着丰富的国际资源,在创新技术的成果转化上更有着敏锐的眼光。我们将携手建立促进中国脑疾病研究、治疗和成果转化的创新机制,提升中国脑科学研究的国际影响力。”

华山医院每年神经医学门急诊数量超过45万人次,神经外科手术近1.7万台,有着极其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周良辅表示,期待通过合作研究所,和国际先进的基础研究、跨学科研究优势互补,提升脑疾病治疗和研究水平,并通过脑疾病研究的切入口,实现对大脑探知、功能开发等领域的突破。

否认“内外有别”

陈天桥在中国捐赠首个脑科学研究项目,既收获了积极反响也面临不少疑问。

第一财经记者向中科院以及复旦大学脑科学领域的相关科学家了解到,他们认为陈天桥捐赠国内脑科学项目,创造了中国在科研领域私人捐赠“从无到有”的历史是值得肯定的。然而,由于无法看到TCCI与华山医院的具体合作协议的细节,因此对中、美两地的捐赠是否存在差别对待,以及国内捐赠后产生的一系列知识产权的归属问题,他们仍然存疑。

复旦大学类脑智能科学与技术研究院教授、神经与智能工程中心主任王守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陈天桥在美国的捐赠项目是纯研究学术的,但是中国的捐赠项目若涉及到很大一部分的技术转化,那么就需要了解一下协议里面是不是有一些附带条件了,比如知识产权到底属于谁?”

对此,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是和加州理工学院一样的,专利是归属于上海脑疾病研究所。这样有了市场化的激励之后,我们能够用更加灵活的机制帮助医生和研究人员转化技术,也能形成研究所可持续发展的机制。”

他还指出,每一笔捐赠都是特殊的,因此没有必要把加州理工学院的项目与华山医院的项目拿来做比较。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个是大学,一个是医疗机构。一个是基础研究,一个是临床研究。一个以发表Paper(学术论文)为主要成果,一个以提升临床治疗效果为目的。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中国。所以两者之间比较没有意义。”

陈天桥介绍,加州理工学院更加偏重于基础科研,不强调临床的转化;上海脑疾病研究所主要是为了疾病治疗和开发临床新药的,通过源源不断的知识产权的转化,让中国脑疾病患者率先受益。因此两者的目标有所不同。

陈天桥称,最好的比较对象是美国的HHMI(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这也是TCCI努力学习的目标。

HHMI是美国最大的针对医疗研究的慈善基金组织,之所以能够持续成长,除了有大量的社会捐赠,还有投资和知识产权的转化,转化后产生的利润反哺研究所,资助更多的研究。

“(华山医院项目)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医疗研究组织,专利归医生个人和研究所所有,研究所的所有获利重新回到研究所支持更多的医生。”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陈天桥强调,既然是名为“国际脑疾病研究所”,也是希望能够鼓励接受捐赠的机构之间的合作交流和成果共享,比如和加州理工共同推动人机接口研究。陈天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鼓励TCCI的各个研究单位之间的合作,但是也给科学家充分尊重,绝不强求彼此合作。”

富人应承认对科学的“无知”

富人究竟应该以何种方式投入科学事业也引起科学家们的广泛热议。中科院神经所研究员仇子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首先是富人应该承认自己在科学方面的‘无知’,因此不应该去干预科学家的研究。”

仇子龙说,最好的例子是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Paul Allen)捐赠的位于西雅图的艾伦脑科学研究院(Allen Institute for Brain Science)。“艾伦研究院现在之所以成为推动美国脑计划的主要力量之一,就是因为艾伦招来众多优秀科学家,让他们做研究,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是从不具体干预。”

仇子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艾伦研究院投入仅三四年后,该研究院就做出了小鼠基因表达图谱、大脑解剖学数据库与神经系统小鼠工具库等重要成果,对神经科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陈天桥的投入和产出仍然有待观察。”

作为一名神经科学家,他还呼吁,富人捐赠科研应更多地投入基础科学的研究,以及关心青年科学家的成长。这一观点与日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的表态不谋而合。

基础科学和青年科学家值得更多投入。图为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学子。

陈天桥捐赠加州理工学院近一年来,已小有成绩。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学院网站信息发现,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TCCI院长及董事大卫·安德森(David Anderson)带领的团队新近于10月19日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题为《社交行为可以塑造同种生物下丘脑中的神经元集群表征》的文章,揭示了小鼠大脑中控制其社会行为的脑回路并非“先天固定”的。

今年6月,加州理工学院细胞与神经中心主任Viviana Gradinaru带领的实验室研究发现一组可以控制觉醒的神经元,这些神经元能够帮助人们在必要情况下保持清醒,该项发现有助于治疗失眠、过度睡眠和睡眠障碍等神经疾病。

加州理工学院的其他研究成果还包括破解面部识别的密码。TCCI神经科学中心主任、首席科学家Doris Tsao率领的团队6月1日在《细胞》期刊上发表论文指出,即使存在无数不同的面孔,我们的大脑只需要大约200个神经元来编码面孔。这项研究是近二十年来科学家试图破解人脸识别代码的重大突破,揭示了神经元信息处理和代码编辑的模式竟然如此简单。

TCCI在大脑研究方面主要有三大领域的布局:发现脑、治疗脑、发展脑。加州理工学院和华山医院两大项目分别对应了前两大领域。目前,研究院正在物色“发展脑”的合作机构,主要将从事类脑科学以及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计算应用。

和陈天桥一样,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也开始关注对社会科研领域的捐赠。比如马化腾、李彦宏、丁磊等发起的未来论坛,也在鼓励奖励科学家。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未来论坛青年理事会正在筹划推动设立私人基金。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