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家“闹人荒”:业绩不佳催新政 新政出台失人心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7-12-25 10:52:40  责任编辑:楚丹


  柏可林摄

  图为链家在职员工在微信朋友圈所发的邀请离职员工“回家”的内容。资料图片

编者按:

作为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公司,链家这几年在市场上掀起了一波波的浪潮,如并购德佑地产,在上海刮起了房产中介的扩张大风。然而,高潮来得快,去得也迅速。由于政策变化等各种因素,那些受高薪吸引而兴冲冲加入链家这个大家庭的员工,很快被现实的残酷粉碎了梦想,许多员工抱着受伤的心,带血的泪,离开了。有些讽刺的是,前脚刚刚受伤离开的员工,回头又收到了“诚挚”而强烈的回家信号。这不禁令人疑惑,这回,链家玩得是什么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只是,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还会像当初那样子对你吗?

这段话,用在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公司链家身上,或许再合适不过了。

用在链家曾经的员工何苗身上,似乎也很合适,虽然还爱着,但回去……还是算了吧。

类似何苗与链家的故事还有很多,它们折射出梦想与现实的落差、企业制度与个人生存保障的冲突、选择背后的无奈以及承担……

回聘也疯狂

何苗发现了一件很惊讶的事:老东家链家竟然“闹人荒”了!

当初它不是想尽办法让我们离开么?!

何苗最早发现链家“闹人荒”是在12月初,“朋友圈里好多人都发了。”

何苗口中的“发了”指的是朋友圈里的内容,这些内容虽然在表述上不尽相同,但传达的意图和情感却高度一致。

这些以链家离职人员为目标受众的朋友圈,内容大体为:2018年起链家的招聘门槛将提高至本科以上学历,因此对于手持专科毕业证的人而言,2017年底是其回归链家的最后机会。此前链家规定,离职3个月内不可回来.但本次回聘不受时间影响,任何时间皆可回归,回聘后延用原岗级。

随着2017年度日渐尾声,链家的回聘力度开始加强。

12月中旬,何苗发现新一波的朋友圈内容里已经出现了“文凭没达大专不受限制,自主选择回聘区域”等字眼,不由感叹了一句:“我离职的那段时间,很多人都走了,没想到现在这么缺人。”

何苗看到的这些朋友圈内容里便有吴涵发出的。即将而立之年的吴涵今年春天刚晋升为上海黄浦区一门店的经理,人员流失是他上任后颇为头痛的问题。吴涵接连几天在朋友圈发了这条回聘内容,末了总不忘加些握拳、奋斗的表情,偶尔有一两个咨询电话打来,他总是耐心交流,碰到感觉合适的,吴涵会焦急而诚恳地试图说服对方来面试。

就在吴涵接电话的期间,虹口区凉城版块的链家员工杨欢也没歇着,杨欢在微信上试图劝说一名并不相识的前同事,即便她的学历没达到大专程度。

杨欢将返聘条件以文档形式发予对方。文档显示没有大专文凭的,需要一份亮眼的业绩证明。经纪人需要此前月均业绩2万元以上,经理则提高至月均业绩15万元以上,且带组时间12个月以上。

如果学历和业绩都不达标,依然有机会,因为每个区有5个大专以下破格录取的名额,且区域之间可以调剂,当一个区域名额满员时,回聘人员可以去其他区域。

对方担心行情不好,业绩做不上来,杨欢急得发了语音:“你知道我们店一个季度开了几单吗?6单!”

对于一个拥有13名员工的门店而言,这一业绩并不算上佳,行情好的年份一名金牌销售的个人业绩便可达到如此。

“现在还是可以开单的,做销售心一定要定下来。”95后杨欢老成地劝说着。

看似规范的制度条件,其实早已被“人荒”现实冲破了底线,一再模糊到看不出边界。一位着急抢人的门店经理在与其上级沟通后承诺即便学历、业绩条件都不达标,只要面试通过,依然可以“想办法招进来”。

你会选择回去吗?

听到这个问题时,何苗几乎不假思索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回去有什么用,没有客户,还要天天被逼带看,天天要述职。”

对于何苗而言,链家的岁月似乎不算太美好。除了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每周休息一天的高强度外,链家规定每人每周至少要有三组(同一人次、同一天无论看房多少均为一组)带看,没达标的需要在每周例会上陈述“我是谁、我为什么没有带看”等问题。

虽然门店经理强调这只是业务交流,便于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但在何苗看来,小学生般的“惩罚行为”有些“傻”。

何苗就读于一所不知名的专科院校,链家是她步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因为门槛低,班里不少男生也来了。”除此之外,何苗的动心之处还在于,链家让她看到了希望。

那时候“链家让您年薪实现30万”的广告正炒得火热,这些广告大肆铺满链家门店、宣传栏、公交站台等,绿色的宣传牌前曾吸引不少年轻的身影驻足停留,上面附加的“现实主义”色彩浓重的励志文字,给了很多起点不高、渴望通过自身努力在城市站稳脚跟的人们以希望。

何苗没想到原本充满希望的新征程会如此草草了结。今年10月她离开链家,“我走的时候我们门店的新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何苗习惯把那些入职未满一年的同事叫做新人。“门店20多人走了一半,我们组还算好的,走了3个新人,有个7人的小组6个新人全走了”。

虹口足球场附近门店的于毅也表示,原本十来人的门店,除了经理和两名老员工,其他都走了。

“新政”出台失人心

为何新人成了链家离职的重灾区?

伴随着调控从短期政策演变为长效机制,地产下行成了不争的事实。

根据新浪乐居和网易房产数据显示,2017年1-11月份,上海的二手房成交量同比去年下滑超过60%。不同于中原地产转型侧重于一手房代理业务,二手房交易依然是链家的重头业务。

咨询少、带看少、成交少是何苗等中介对于今年市场最深切的感受。

今年5月上海链家高管遭遇洗牌,北京空降的高管不仅重建了业务架构,更制定实行了颇为严苛的新政。

5月初,链家常务副总裁、人称“王博士”的王拥群空降上海,担任上海链家总经理。

王拥群2008年加入链家地产,负责北京链家所有门店的运营以及链家地产集团的业务战略。

与此同时,上海链家原“掌门人”邵非的职务变为上海链家董事长。有链家内部人士坦言,上海链家的运营管理工作全由王拥群一手把控,邵非的董事长之位“更像一个虚职,基本被架空”。

邵非此前是德佑地产的董事长。2015年3月,北京链家地产宣布与上海德佑以互相持股的方式合并。合并完成后,德佑地产原班管理团队及门店不作调整,而原上海链家团队集体并入德佑,并按德佑运营模式管理。邵非出任链家地产高级副总裁兼新链家上海公司总经理,统管上海地区工作。

市场遇冷,业绩不佳,此前链家通过人海战术迅猛扩张,导致重资产模式对抗冲击能力偏弱。为了严控人力成本,上海链家在今年10月发起了改革,这些改革在员工看来颇为残酷。

对于员工而言,影响最大的是无底薪制。即新入职员工有6个月保护期,在此期间工资为每月税前4000元。转正后取消底薪,一切收入来自佣金提成,公司可提前预支每月3000元生活费,从其后续的业绩(佣金)里扣除。

王硕也是这个冬天里链家离职大军中的一员。此前他在上海奉贤南桥链家工作,因地处偏远,奉贤链家成立不久,在王硕看来尚不完善的机制下往往隐藏着更多的机遇。生性腼腆的王硕一次在小区门口发传单,当传单递给一个阿姨时,阿姨一手牵着的小孙子冲王硕喊道:“骗子,骗子,走开!”“我知道童言无忌,可还是有些心酸。”回忆的闸门打开,王硕还是会本能地摇摇头。

拒绝、冷漠没有击倒王硕,最终让他离开的是新政的出台。

作为没资源没经验的新人,王硕原本打算慢慢积累,但新政取消底薪、拔高提成,无疑更加以结果为导向,王硕感觉到业绩压力已经让链家没有耐心等待新人成长了。

除了取消底薪,链家还扩大了平台费的提取范围。

交易中,促成成交的经纪人只能分到20%的买卖佣金,其他可能参与到房屋成交的人员也将按比例分配到相应佣金,如交易环节中的挂牌(录入信息)、拍照、收取钥匙、房源维护等均参与佣金分配。

此前链家只收取促成交易的人员平台费,新政后每个环节都将收取一定比例的平台费。

内忧和外患

此外,链家规定,维护人员需要在房东挂牌后,交流得出房东心中的成交底价,并备注在内网中(仅内部账号登录可见)。如果实际成交价低于备注底价超过5%,维护人将因谈底价失误,导致其佣金比例扣除5%。

在链家,大区可适当调整其区域政策,以上海浦东世纪公园大区为例,本区人员在外区成交,成交环节提成比例可达佣金的20%,在本区成交的话,则降至10%。

张军便是该区域的员工,作为房屋维护人的他刚成交了一套上千万的住宅,脸上却并无太多喜色。因为成交价与底价相差150万元,且成交前几日其一直代为保管的房屋钥匙被业主收回等原因,张军的提成由原本的28%降至8%,在扣除了公司此前预支给他的生活费后,近乎所剩无几。

更让张军寒心的是,因为今年行情不好,链家的中介费愈发收紧,议价空间十分有限,下半年经纪人的权限更是一度连九折也不敢贸然做主,需由门店经理向上申请。

来到链家两年,张军对于房屋中介免不了有些自己的心得体会。在他看来,大中介的优势在于房源多且为真房源,流程清晰也更加规范。而小中介则得益于灵活的机制和收费低。

此前张军有一套差点成交的房子,价格已经谈妥,中介费环节链家始终不肯让步,双方僵持在2%佣金的九折上。最后买家通过中原地产交易了,因为中原在2%的基础上给了七折。

这件事对张军触动很大,谈及这笔错过的单子,他虽难掩遗憾,却一再强调自己能够理解买家,毕竟“1200多万的房子,2%的中介费已经24万了,能省的话谁不想省点?”当独家房源被取缔后,在多种渠道可交易的情况下,性价比高的途径往往更具吸引力。

张军至今记得在这笔交易僵持的关头,买家提出的“歧视性定价”理论。买家以当前一些房产交易APP为例,其不论标的多少,中介费均为1.99万元。买家质疑,不论房屋价格多少,中介在交易环节中的劳动量是不变的,不会因为房屋价格高而交易流程增多。为何链家定价高于市场还强势到没有可商谈空间?

张军没学过经济学,但他觉得买家的话不无道理。此后他也在心里想过这个问题,终以公司规定必须执行为由进行了自我安慰。

业绩不佳催新政,新政出台失人心。

在何苗看来,链家的此次回聘更像是裁员过猛的补救之举。此前业绩不佳时,链家通过严苛的新政来“变相裁员”,让员工主动离开,避免公司承担裁员赔偿款。只是离职人员的数量或许超出了链家的预想和承受范围,甚至影响了其此前铺满线下的“人海战术”带来的优势。

可新政仍在,环境未改,在导致离职的主要矛盾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声声呼唤,能否迎来回声?

此外,早在链家新政实行之前,其竞争对手我爱我家已经开始大举招兵买马,并以颇为真诚的姿态向链家员工敞开怀抱,即便是已经转行的链家的前员工,依然接到过我爱我家抛出的橄榄枝。其给出的待遇相较链家似乎更为优厚,除了税前底薪6000元外,更不乏职位上的晋升,不少链家经纪人投奔我爱我家后,摇身一变成为门店经理。

有业内人士表示,我爱我家目前似乎正在重复链家此前的扩张模式。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今年在上海新开店已超过300家,其中以浦东区和闵行区扩张尤为明显。

毕竟,昆百大并购我爱我家已获商务部反垄断局审查通过,我爱我家距离资本市场更近了一步,而高估值的链家在遭遇行业遇冷后,将以何种姿态去亮相资本市场尚需时间解答。

记者就相关问题向链家求证,其公关人员表示一切均不予回应。

  (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链家离职员工以及在职员工均为化名。)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