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新经济助推资本市场强国建设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3-07 15:42:00  责任编辑:楚丹

  受访嘉宾

  全国政协委员——

  原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

  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

  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

  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

  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

  广东证监局局长陈小澎

  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

  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窦荣兴

  交银施罗德基金副总经理谢卫

  新经济企业正加速回归

  记者:针对目前多家新经济企业吐露回归A股的意向,嘉宾们如何看待?境外上市的新经济企业回归A股市场,有哪些利好?

  丁磊委员:最近国内互联网安全公司360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顺利“借壳”回归A股,富士康IPO获得“特殊通道”加速申报。一批以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正在加速回归我国资本市场的怀抱。

  网易作为最早一批“出海”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在美国上市18年,理所当然地考虑回归A股上市的问题,也会把在海外资本市场学到的先进经验带回国内。

  周鸿祎委员:2月28日,借壳上市的360公司从美国退市,在走完所有程序后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顺利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我们在海外上市的企业就像游子期盼从异乡回到故乡一样,热切期盼回到国内资本市场,为国家经济发展贡献力量。360是第一批回到A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互联网公司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李彦宏委员:近10余年,百度有个梦想,那就是回到国内上市。目前,百度正在制定回归国内资本市场的计划。是否回归A股、什么时候上市,要结合国家政策和资本市场的发展情况综合考虑。百度时刻准备着,什么时候条件成熟,就什么时候上市。

  陈小澎委员:目前,中国证监会正深入研究支持新经济新业态的政策举措。以服务国家战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

  张劲委员:并非所有的新经济企业都像360公司那么幸运。一方面是市场对新经济的呼唤,另一方面却是因“贫血”导致的新经济发育不良。我们曾作过调研,得到的结论是“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比重较高,股票、债券、期货等直接融资比重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新经济企业在发展初期,因自身轻资产特性等原因,常无法依靠资产抵押获取银行贷款,融资途径较窄,发展水平受限,直接赴海外上市更不容易,这就需要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给予支持。初创期的新经济企业不应仅盯着主板市场,资本市场的入口并非仅有IPO一个,建议完善相关规则,吸引并支持新经济企业通过并购重组、场外市场等渠道获得直接融资。

  为新经济企业提供“活水”

  记者:回归A股之路是否一帆风顺?原因有哪些方面?

  窦荣兴委员:客观地说,部分新经济企业选择VIE(协议控制)架构到国外上市,与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市场发展不充分、不平衡有关。这需要不断完善社会融资结构,让各个成长阶段的企业能够及时获得低成本资金,尤其是天使基金、创投基金的支持,必要时可以采取政府引导基金的方式,为新经济企业提供“活水”,有效缓解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谢卫委员:从微观上看,尽管百度、阿里巴巴等部分优质新经济上市公司让普通百姓享受到了交易便利,但是难以在资本市场中作为投资者分享到这些企业成长的红利。这是因为部分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等高科技企业,在发展初期财务指标、治理结构、效率要求往往难以满足A股上市标准,反映出国内上市的审核标准与制度安排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空间。

  新经济企业过去“青睐”境外市场的重要原因,还是看重境外市场优胜劣汰的淘汰机制。我国退市制度指标相对单一,主要以财务指标(包括净利润、营业收入)作为核心退市依据,尽管也有市场交易类和违法类的判断指标,但在实际工作中很少运用。相反,海外成熟股票市场的退市标准更多地关注股票的流动性指标,完善的退市制度有助于市场形成优胜劣汰的淘汰机制,从而使股指更有效地反映经济发展的质量。

  目前,我国多层次的股权交易市场已经初步形成,但层次不够完善,创业板市场仍然存在着门槛高、缺少内部分层、覆盖面不广等问题,新三板市场面临着市场流动性不足、融资功能发挥不够、挂牌公司质量及公司治理尚需增强等诸多问题,还不能对直接融资起到支撑作用。同时,不同层次市场间的有机联系有待提高,自由转板的标准有待明朗。

  应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

  记者:我国资本市场该如何进一步改革迎接新经济企业?怎样完善新经济企业上市的配套制度?

  阎峰委员:证券公司作为保荐机构,理应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在国家支持“四新”企业发展的总体战略框架下,帮助更多新经济企业回归A股市场。同时,国家鼓励金融机构对外开放,证券公司也应该发挥中介机构的作用,帮助更多企业“走出去”。

  肖钢委员:新经济企业能否顺利回归,股票发行制度改革是重要问题之一。注册制改革是整个资本市场改革的“牛鼻子”工程之一,要具备一定条件才能实施。目前,从核准制到注册制改革之间必然有一定的过渡期,不能马上推行实施注册制。但这并不意味着现行的发行审核制度就不能加以改进和创新。应当积极创造条件,建设符合我国国情的注册发行制度。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最终还是要靠改革开放,根本出路在于改革开放。

  谢卫委员:迎接新经济企业回归,还应该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一方面,优化差别化发行上市条件,实施创业板、新三板市场的分层制度,在分层制度建立之后,还要建立内部转层机制。另一方面,要明确创业板市场、新三板市场、区域股权交易市场和股权众筹的各自定位,建立转移、转板机制,促进中小企业股权融资市场层次化、系统化。


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