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追求新视角 ——陈奕纯的画家散文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4-10 15:44:16  责任编辑:楚丹

陈奕纯是卓有成就的画家,却也是一位另类的散文家。说他另类,可不是贬词,而是说他别具一格,以一种独具魅力的散文书写,给沉寂而陈陈相因的散文创作带来一种崭新的气象。

他说,书画是文学的艺术延续,文学是书画的高度提炼,两者互补。在不断的学习和创作中,他不断追求散文的新视角。他说,用自己学书画、创作书画作品的亲身感受,来感染读者、激励读者,让作者、作品、读者置于同一时空。——这是他的散文创作观。

blob.png

他是一个具有野心的作家,正如他在国画的创作中所追求的,一定要做到最好,最有风格。

曾经有人戏称他为“获奖专业户”。是啊,首届郭沫若散文奖、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第六届老舍散文奖、首届丹霞山杯我心中的中华名山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一等奖、第四届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一等奖、首届徐霞客游记文学奖最高奖、中国散文突出贡献奖等等的奖项,正是对他散文创作的充分肯定。

陈奕纯的散文究竟好在哪儿?我想,或者与他的独特视角有很大关系。读他的散文,不止唯美,不止真情,光凭这些其实不算得什么,重要的是他把画画的技巧也融进了文字的描写,故王巨才说他的散文,那是一种蕴藉绵长的文字,充满灵性的文字,有色彩,有声响,有气息,有温度,有汁有味、优美活传神的文字。我们请看他写丹霞山的文字吧:“好一片着了火的霞光,好一片着了火的山!霞光的源头是霞光,山的源头是山!一挥手,火,咆哮着,奔涌着,一路飞跑着就上来了。” 这何止是散文,还是一幅色彩热烈的画。

把散文当画来创作,让文字有着色彩的夺目、线条的生动,有着水墨的灵动,这是陈奕纯散文创作的美学追求,也是他希望达到的理想境地。

散文,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文字,我们所常常阅读到的就是这类东西。似乎写的人不少,而自称散文家的也多多。可是,最难的是能出奇制胜,与有跳进眼帘的惊艳。

不能说,大家不努力,也有不少人,的确总在做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苦吟。这些努力的成绩是令人感动的。对于这群苦吟派的创作者,我们得再三致敬。

但无疑的,陈奕纯这样的画家,还有众多的散文圈外人士的闯入,是一种新鲜力量的促动,如刮进了一股劲风,在散文界卷起了阵阵激荡的声音。

现在,陈奕纯似乎有些“不务正业”,他花在散文创作上的时间更多。如他的一篇新作《我是我自己的药》就刚刚刊于2018年1月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又第一时间被《散文海外版》转载,可见其影响力。一个画家,不怎么谈他的画,却更乐于说自己的散文,或者,令人深觉得奇怪。于此,我以为著名散文家石英,或者更了解他。石英曾评论说:“奕纯君的散文与画艺已融为一个整体。至今恐已达到文离不开画画离不开文的境界。散文是画艺之文字提炼,画作为散文拓展了立体可感的空间。这一切,自然又构成他散文的独特优势。”

这种优势具体到作品,究竟是什么?我认为,其一是生动的画面感。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评论家阎晶明在评论陈奕纯的《月下狗声》时就说,这篇散文的画面感不仅更加生动,而且跳出了一般散文的俗套。而让人联想到的还有他对韶关丹霞山的描写,正如周明说的,“红彤彤的火焰跳跃着,歌唱着,燃烧着,升腾着,美轮美奂的丹霞地貌在一个作家的七彩笔下似一幅巨型画作铺展在我们面前,你不得不承认一个极富才华的作家神来之笔的无穷魅力。”

其二是真情。著名散文家王宗仁就说,陈奕纯是一位多元素复合的画家兼作家,或称作家兼画家。他在自己的作品里畅酣淋漓地言说,谈古论今,说天道地,涉猎广博,无所不包。尤其可贵的是,他把自己的真情融入到字里行间,去思考,探索,创新。这样,他散文的叙事空间就有了厚重的历史感,朴素的真实感,也有了锋敏的思想之光。

   在这一点上,《我是我自己的药》或者体现得非常突出。它是对当下的生存状态的困惑与反思。浮躁的时风,把一切都搅乱了,安宁离我们越来越远,每个人都欲壑难填,无尽的索求搞得我们焦头烂额。究竟该如何安抚这颗心,让自己走出病态的生活?陈奕纯探讨的是一种时代的弊端,痛感直击人们的心灵。这种锐敏正是对社会人心的高度关注,体现了他冷暖攸关的悲悯情怀。或者,文章中的“心里没有阳光照彻,你的井台上只会生出滑腻的青苔,只有你自己用你自己的药,清除心灵的浮尘,让眼光照彻,你心灵的田地,才会阳光普照,万物葳蕤……”就是他开给我们的药方。

诗意在人间。是的,陈奕纯心里有温情,他就是想通过他的散文,让人间充满了爱。

2018年1月18日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