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讲台一站二十年
——坚守大山的乡村教师陈学良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5-23 14:22:12  责任编辑:谢佛光

中国网讯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守护中静默成诗,用一颗仁爱之心温暖这个世界,用一份坚定的信念哺育乡村子女,这群无私奉献的人被称为乡村教师。

中国约有300万乡村教师,占我国教师人数的五分之一,他们扎根故乡的乡土和草木之中,甘于贫穷却温厚善良,用爱和责任照亮了农村孩子成长的道路。

陈学良就是这三百万分之一,1978年出生的他是一名苗族教师。20年前他回到家乡贵安新区马场镇,在枫林村坡脚寨的枫林小学当了一名人民教师。无数春夏秋冬,历经时光磨砺,他将韶华化作春泥哺育这里的孩子。

枫林小学

韶华化春泥

枫林村含枫林堡、坡脚寨、芦茅塘、白泥田4个自然村寨,以苗族和布依族为主。枫林小学始建于1965年,学校四周秀丽山林环绕,这一方春华秋实的源泉,给予了乡村孩子人生的希望。

1998年,对新建后的枫林小学而言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与此同时一个年轻人的人生也开启了新征程。这一年,20岁的陈学良从安顺师范学院毕业,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久久伫立 “20岁正是风华正茂,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更具理想情怀。”陈学良捂着沾有红墨水的双手,“起初选择到偏远地区任教,年轻人会有幻想,认为教书是神圣的职责,是一种精神寄托,充满了热血。”当谈及留守乡村任教的初衷,陈学良满面笑容。

记者第一次见到陈学良,是在学校的食堂门口。童真的孩子们像一群兴奋的小蜜蜂,排成长队打饭,“米饭够不够,还要哪个菜?” 陈学良忙着给学生打饭。教书育人外照顾学生生活也习惯性地变成枫林小学老师乐此不疲的职责,“娃娃们都还小,各方面照顾好他们也是老师的义务。”陈学良管学生叫娃娃,就像平日里呼喊自己的孩子,而这份渊源要追溯到20年前。

陈学良与学生

上课铃响了,陈学良顾不上记者的采访,回到班里给学生上课。三尺讲台上,朴厚的陈学良手拿教科书孜孜不倦,不时用粉笔在黑板上板书。发现学生走神,他会悄然经过学生旁边,用手轻轻抚摸学生的头。教室外雨淅沥沥地落下,雨声将讲台上静默的身影揉进了这个春天。

“从师范毕业后,班上很多同学都选择福利好的工作,现在只有两人还在教书。”陈学良说刚毕业时,也想找一份福利好的工作,“那时教师工资一个月280元,但还是想喜欢这份工作。”

“从山里来,回山里去。”陈学良回忆说这句话是刚进师范时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所讲,“他的意思是我们应该为家乡的教育奉献自己,用今天的话就是扎根基层。”

就这样,陈学良怀揣着坚定的信念与满腔热血回到家乡,站上已为之坚守20年的三尺讲台,将最美好的芳华奉献给家乡的教育事业。

学生排队进食堂

任重道远

枫林小学现有学生68人,都是村里苗族、布依族、汉族孩子,其中苗族、布依族学生占三分之二,而这也给教学带来了困难。陈学良回忆,他教一年级语文时发现少数民族学生不会说汉语,而会说汉语的学生又不懂普通话。“在这种语言环境下,少数民族的学生适应汉语教学很难,有的学生两年了才能听懂汉语,期间只能留级。”

在当时中国乡村教育师资力量薄弱的大环境下,枫林小学共2名公职教师,6名代课老师。“我到的第二年另一位公职教师辞职,当时我心想只要学校还在就要把它办好,哪怕只有一个学生。”陈学良感叹,“知识才能奠定好的人生基础,所以当时唯一想的就是教好学生。”

后来教育部根据学校实际情况,任命陈学良担任校长职务,据他说那时任职校长的都不是当地人,因为枫林小学条件差,来任职的校长一两年就找机会调走。任重而道远,陈学良对自己提出了工作要求,“一年级语文由我任教,必须坚持拼音教学和普通话教学。这里的情况特殊,解决语言环境问题是首要。”

“娃娃们有很好的语言天赋,很快就适应了普通话教学。”面对学生的努力陈学良内心也更加笃定自己的选择,“他们虽然小,但在他们身上有很多优点需要你去认真观察发现,去反省自己的教学方法,不断改进,尽自己最大努力交给娃娃更多知识。”

55岁的罗才忠是枫林小学保安,他从门上取下考勤表,“你看,每天陈老师都来得最早,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学校。”朴实的老人将目光落在考勤表上,“老师们吃饭的时候也忙,边吃饭边讨论学生的学习和生活问题,一顿饭下来都是说这些。”

学校食堂

这是个好时代

“孩子们很淳朴,时间久了舍不得。”黄美琴是枫林小学的英语老师,家住安顺的她平时寄宿在学校,周末才回一次家。“2013年刚来时这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很多老师来了一两年就离开。”黄美琴说自己选择坚守不仅是因为这里的孩子,也因受到陈学良的影响,“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他都坚持过来了,现在条件越来越好,离开会让良心受折磨。”

“要给学生和家长一个完整的交代,不留遗憾,学生的成长和家长的肯定就是我们的安慰和成就。”陈学良话语坚定,却又带有几分温和,“这是个好时代,希望娃娃们都能走出乡村。”

当提到学生时陈学良神情不再凝重,喃喃自语起平日里的一点一滴,“早上上课的时候,娃娃看见我手上有红墨水,就递给我卫生纸。有时看见老师袖子上有粉笔灰,他们也会给老师拍掉。”陈学良的眼里流露出欣慰和满足,“我们的娃娃不像城里的学生会用许多方式去表达感情,娃娃们的感情在心里,在看你的眼神里。我们只是平凡的相处,但平凡就是真实。成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这就是一份礼物。”

1997年枫林小学

“想过放弃吗?”面对这样的问题,陈学良坦然一笑,“到学校的第一天就动摇了,条件太差。”他指着操场说:“那时只有教学楼、旱厕所、一对自制木篮球架、石头砌的围墙,整个操场全是黄泥,也没有自来水。”

也许在内心深处陈学良为曾经的犹豫感到内疚,他凝视着雨后操场上嬉戏的学生,“你来到这个地方并不代表你已经走进了这个地方,只有你走进了这个地方,你才会明白,这里的娃娃需要你。”

陈学良讲解作业

如诗歌《未选择的路》所写,“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谢谢您,我们的教师。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