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政策强力收缰引发新一轮洗牌 企业寻求多方突围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6-06 10:42:53  责任编辑:中国品牌

(经济)(3)浙江东阳:屋顶光伏发电节能减排双赢

空中俯瞰横店东磁屋顶光伏项目(5月30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徐昱摄

光伏政策强力收缰引发新一轮洗牌

国内市场临“天花板”企业寻求多方突围

六一儿童节的“断奶”礼物,让整个光伏业“崩溃”。这天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降补贴、限规模,而这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光伏发电发展的基本思路。值得注意的是,在政策的强力收缰下,新一轮行业洗牌加速,企业正在寻求多方突围。

这种负面影响从股票上就可窥一斑。6月4日,新政出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光伏上市企业大面积飘绿,截至收盘,A股光伏板块整体市值蒸发147亿元,港股市场也未能幸免,光伏概念股最大跌幅超20%。6月5日,WIND光伏太阳能指数继续下跌0.64%,阳光电源、隆基股份、通威股份均连续跌停。

政策强力收缰绳

走出2012年欧美“双反”低谷,中国光伏业自2013年以来连续五年新增装机规模世界第一,累计装机规模连续三年世界第一。很多主流分析机构都认为2018年仍将是行业的盛宴。

然而,大家预想的高歌猛进被政策打断。“存在光伏发电弃光问题显现以及补贴需求持续扩大等问题,直接影响光伏行业健康有序发展,需要根据新形势、新要求调整发展思路,完善发展政策。”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负责人指出。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今年一季度弃光电量16.2亿千瓦时,弃光率4.3%,而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的资金缺口截至目前已经超过1000亿元,短期内难以解决。

上述负责同志表示,我国光伏发电当前发展的重点需要从扩大规模转到提质增效、推进技术进步上来,需要从更有利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着力推进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减少补贴依赖、优化发展规模、提高运行质量,推动行业有序发展、高质量发展。这是今年及今后一段时期光伏发电发展的基本思路。

《通知》明确,今年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包括按以往文件明确可自行管理本区域建设规模的省份(西藏除外)。同时,今年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具体范围为5月31日(含)前并网的项目纳入国家认可的规模管理范围,这些项目纳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年内建设投产的其他项目由地方根据自身财力、消纳能力等依法予以支持。而今年1月至4月,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已经近900万千瓦。

在限制规模的同时,补贴也有所下降。自2018年6月1日起,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5元,新投运的、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全电量度电补贴标准降低0.05元。符合国家政策的村级光伏扶贫电站(0.5兆瓦及以下)标杆电价保持不变。

上述负责同志表示,下一步将抓紧出台《关于完善光伏发电建设规模管理的意见》《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办法》,明确建设规模管理和分布式发展的相关要求。

业内预测,2018年有补贴的光伏新增并网装机规模约在30GW左右,将从2017年的53GW直接“对半砍”。

新一轮洗牌来袭

在国内需求被压制的同时,光伏产能扩张却仍在继续。东方日升总裁王洪在接受《经济参考报》专访时介绍说,2017年公司全球组件产能6.6GW,“今年要把自己控制的产能往上提,先后投资百亿建设了金坛、义乌等高端产能生产基地。”预计金坛扩产项目中的2GW在今年6月进入投产,另外2GW于11月份投产;义乌扩产项目一期2GW则预计在年底前投产。

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保利协鑫”)也有着巨大的计划。其副总经理王经亚表示将加快单晶建设,布局主要是宁夏中卫1.7GW单晶基地、内蒙中环参股产能5.0GW、云南总体20GW单晶项目,其中计划2019年12月云南项目建成第一期10GW产能。

这并不是个例。“2018年中国光伏行业发展的一个趋势是产能扩张在继续。”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表示,2017年扩产的项目有26个,今年行业扩产势头还是很猛烈,生产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的企业都在扩产。以单晶PERC电池为例,2017年产能是10.3GW,而2018年规划产能为37.9GW,其中仅通威和隆基的规划产能就分别达到10GW和8.8GW。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分布式光伏实施规模管理之后,对于企业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虽然增加了人力和资源等成本,但天合光能将对户用光伏市场做更好服务的安排,发挥在管理效率上的优势。

他判断,今年行业供过于求的局面肯定会发生,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现一轮调整,给行业带来挤出效应。一些没有竞争力、不符合未来发展趋势的产能会被淘汰,光伏行业也会最终形成几家巨头。

王洪有类似的观点。他表示,现在光伏是市场经济,将会淘汰劣质产能,促进光伏行业的健康发展,在未来的两三年,将会出现新一轮的洗牌整合。

事实上,这一苗头已经显现。《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多家光伏企业人士了解到,中国一线组件企业当前都是满产,部分已经排产到第三季度,这大部分都是靠海外订单拉动。而大多数中小企业由于国内市场不旺产能利用率较低,三四线组件出现明显的减产、甚至停产的情况。而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也是冰火两重天,部分小厂已经以低于3元/片的价格抛售多晶硅片,某逆变器企业人员反映市场销售困难。

广发证券电力设备新能源小组研究报告也指出,市场格局的变化要早于此次政策调整约半年的时间,大企业和小企业之间的报价差不仅揭示了需求强弱的变化,还显示了行业格局的变化趋势,随着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大企业市场份额提升,小企业市场份额的缩减甚至退出这个市场成为一种必然趋势。

企业多方突围

在协鑫集成董事长舒桦看来,光伏的产能过剩都是“阶段性过剩”,每一次过剩都是一次优胜劣汰的市场洗礼,短时期内就会被快速增加的需求所化解。每一次也都会促进优势企业的更好发展,促进科技创新的快速进步,最终体现为发电成本明显下降。

原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石定寰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领先企业的多晶硅生产成本和组件生产成本已分别降至每吨6万元、每瓦2元以下,光伏发电系统的投资成本已稳定在每瓦5元以内,度电成本降至0.5至0.6元的区间并有继续下降的空间。“从最近一次青海领跑者基地的招标价格看,最低竞标电价只有0.31元/千瓦时,已经实现了平价。预计其他地方实现平价上网也不需要太长时间。”

王洪透露,东方日升正在测算打造国内第一个不要补贴的光伏电站项目。全球太阳能理事会主席、协鑫集团董事长兼保利协鑫董事局主席朱共山认为,伴随着科技革新,相信2020年以后,中国光伏产业将告别政府补贴,全面实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

在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看来,突破平价上网,光伏和其他能源互补真正解决间歇性发电的问题,以后就进入自由贸易的市场,彼时不仅需要极端高效的组件,还应加大对可适合不同应用场景的多元化产品的关注。平价上网是真正考验内功的时候。在行业波动的时候,一线企业抗压能力强一点,它可以视市场情况放宽或收紧代工量,毕竟一线的高效产品还是一瓦难求的。

高纪凡则表示,随着中国市场逐渐面临“天花板”,全球化布局的企业会更有优势。石定寰也认为,全球市场仍会有强劲需求,包括南美、非洲市场等,可以为过剩的产能提供出路。

王洪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今年公司组件出货量相较去年要翻番,海外市场销量将超过国内,主要是在南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等地,而且今年尼泊尔、哈萨克斯坦、澳洲地面光伏电站项目也逐步破土动工。此外,宣布全面启动“两新”战略的布局,持续发力新能源和新材料两大领域,形成“电池组件、储能、新材料”的一体两翼的业务格局,发布“升阳光”户用品牌,并大力发展储能业务,收购九九久科技。“提前布局市场,主要着力于一些细分产品。”

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