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农商行遭评级下调 不良率接近20%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7-10 13:20:02  责任编辑:中国品牌

近日,一份有关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贵阳农商行”)的评级报告出炉。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将贵阳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将贵阳农商行2015年7亿元、2016年5亿元的二级资本债信用等级从A+下调为A。

中诚信持有的理由是:截至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大幅提升15.41个百分点,飙升至19.54%;同时,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

“这是评级机构对我行发行债券的一次比较常规的跟踪评级,关于资产质量方面是比较普遍性的问题,目前我们行的经营向好,风险可控,资产质量得到改善。我们将用三年的时间全面完成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清收处置任务。”7月6日,贵阳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金公司的观点是,贵阳农商行的情况不能外推至上市大行,但在多重因素作用下,未来中期内银行体系会面临小型金融机构风险暴露和出清的趋势。中长期而言,投资者必须重视金融行业头部效应逐渐显现的趋势,集中于头寸有核心竞争力的大中型金融企业。

逾期贷款超百亿

公开信息显示,贵阳农商行是由原贵阳市云岩、南明、小河、白云四城区农村信用社整体改制而成,于2011年12月正式挂牌,注册资本18亿元。该行是贵州第一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该省规模最大的地方性农村法人金融机构。

贵阳农商行第一大股东为贵州省财政厅全资控股的贵州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贵阳市国资委控股的贵州金阳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两者分别持股10%。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此次评级下调之前,2016年11月,中诚信将贵阳农商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直到去年11月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展望才恢复为“稳定”。

报告指出,评级下降反映了贵阳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较易受到当地金融环境变动的影响,不良大幅攀升,盈利及资本指标不断下滑、资金业务快速增长对流动性及信用风险管控带来较大压力、产品及业务品种较为单一以及风险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等。

在诸多问题中,最受人关注的莫过于贵阳农商行接近20%的不良贷款率。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贵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8.41亿元、13.74亿元和78.43亿元,不良贷款余额急速上升。该行不良贷款率也从2016年末的4.13%飙升至2017年末的19.54%,增长了15.41个百分点。

评级报告将不良贷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归结为,贵阳农商行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所致。

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为103.64亿元,较年初下降9.41亿元,占总贷款的 25.82%,同比下降8.19个百分点;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97.56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24.30%。

此前有消息称,监管层对逾期90天以上但未列入不良贷款的监管口径进一步收紧,并重点检查资产分类,要求属于银保监会直接监管的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在今年6月30日之前,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地方银行则视各地实际情况给予一定缓冲期。

信贷资产质量大幅下滑

贵阳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的大幅下滑主要归结于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在宏观经济形势低迷下,地区经济发展下行、钢铁产能过剩、民营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不足等影响下,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不断上升;另一方面,该银行存在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

中诚信报告还进一步指出,由于贵阳农商行前期合作的担保公司出现问题,担保贷款风险突出,存在联保贷款无“抓手”、关联及系列贷款涉及范围广和金额大等问题,且不良资产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业、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等行业中,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大,贷款清收难度依然较大。

从贷款行业分布来看,截至2017年末,该行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业(占比33.85%)、房地产业(占比17.21%)。其中批发零售行业不良贷款44.64亿元,不良率32.85%;房地产业不良贷款余额6.07亿元,不良率8.79%。

整体来看,该行房地产业和建筑业贷款在总贷款占比超过 26%,近年来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对行业影响较大,较高的贷款集中度对该行风险控制带来一定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2016年董事长更替。2016年9月20日,贵阳市纪委网站公布,贵阳农村商业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索美英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两天后,贵州银监局官网发布“核准王大鸣贵阳农商行董事及董事长的任职资格”的批复。

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团队的观点是,新董事长狠抓资产质量问题,成效显著。2018年一季度,不良贷款余额由年初的78.43亿元降至58.97亿元,降幅达24.81%;不良率也下行5.68个百分点至13.86%。

2017年以来,贵阳农商行分支行、分条线、分板块下达具体清收任务,按照“一行一策,一户一策”的要求,通过现金清收、批量转让、以物抵债、呆账核销等多种手段,制定切实可行的清收化解方案,加快处置和盘活存量不良资产。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负

不良贷款的大幅攀升使得贵阳农商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进一步拉大,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压力较大。

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报告显示,截至去年末,贵阳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1%和0.91%。

资本充足率严重低于监管指标。报告指出,这是由于不良贷款攀升导致该行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达51.75亿元,使2017年末核心一级资本净额为-7.28亿元。

随着2018年资本充足率监管的大限将至,贵阳农商行的资本补充压力巨大,为了缓解资本补充压力,该行已连续多次增资扩股。贵阳农商行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贵阳农商行实收资本增加2.58亿元,至20.58亿元。此后,其在2017年再次股份增发,增加注册资本3.32亿元。

日前,贵阳农商行正在开展新一轮的增资扩股,计划完成后总股本将达到30亿股左右。贵州银监局已于2017年12月22日批复了贵阳农商行定向募股的请示,同意其向企业法人定向募集不超过9亿股。

贵阳农商行的资金来源主要为客户存款。截至2017年末,客户存款在总融资中的占比为91.29%。从资产负债结构来看,由于存款增长较快,截至2017年末,该行存贷比为66.53%,较上年末下降5.85个百分点。由于存款以活期为主,贵阳农商行一年内到期的负债在总负债中占比91.01%,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风险较大。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