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坝:乡村振兴的生动实践
——产业兴旺篇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8-09 12:56:37  责任编辑:楚丹

引言:

中国网讯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时代的呼唤,是农民的期盼!在我市有这么一个乡村,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通过大胆调结构,不断发展种植金刺梨、养蚂蚱、酿果酒、乡村旅游等产业,让群众摆脱了贫困,家家住别墅,户户有产业,人人有班上。用生动的实践诠释了乡村振兴的深刻含义。这个乡村就是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

本报从今日起,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大坝村乡村振兴探索实践进行实地采访,将推出系列报道。

曾经的大坝村,地处偏远、土地贫瘠、缺水严重,是省级二类贫困村。村民长年在土地上种水稻和玉米,无论怎么卖力气却总是吃不饱、穿不暖,以至于让外村人一提起大坝总会念叨:“大坝大坝,烂房烂瓦烂坝坝,小伙难娶,姑娘外嫁。”

但如今的大坝村,农业生产实现“支部+合作社+基地+农户”经营,全村95%以上土地入股合作社,形成以金刺梨为主的各类种植业5500亩;兴建了300头规模的肉牛养殖场和1000个蚂蚱养殖大棚;拥有贵州最大的果酒生产企业,年产5000吨果酒;几十家农家乐、农家旅馆让休闲旅游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

大坝村的产业兴旺,是多年来该村坚持党建发力、规划引领,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一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产业发展之路。

种植业从无到有

“我们居住的大坝,以前就是一个荒郊野坝,没有人烟,没有农田,没有水,没有路。所以父亲那一辈人从各地逃荒到此,才得以安家落户。”提起大坝的历史,村支书陈大兴说道。

陈大兴的父辈们找到大坝这样一个安身之所后,不断开田垦地,慢慢地形成了村庄。尽管长年累月口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但村民们依然在温饱线上挣扎,大家过着挨冻受饿,缺吃少穿的艰苦生活。

勤劳的大坝村民觉得农民的天职就是种地。遇上政府发动种植烤烟,他们就积极响应;听说种竹笋能赚钱,就赶紧种植;听说育树苗“有搞头”,大家不怕苦不怕累,拿出土地进行育苗……多年来,大坝村发展产业的脚步从未停止过,有成功,有失败,赚过,赔过,再赔又再赚,可一直没形成气候。

天道酬勤!大坝村战天斗地的创业精神,终于迎来了转机。2007年的一天,一个朋友约陈大兴去他家吃刺梨。看到朋友家种植的刺梨与野生的刺梨大不一样,个头小,口感好,陈大兴就兴起了种植的念头。他花钱流转30亩土地进行试种。

2011年, 30亩金刺梨迎来丰收,一亩产量近2000斤,有老板要出100多万元收购。但陈大兴没有把金刺梨卖给水果销售老板,而是留着开“品尝会”,打“活广告”,让乡亲们看到实实在在的效益。消息很快传到市里,引起了市委领导关注,组织召开全市无籽刺梨种植观摩会,将无籽刺梨更名为“金刺梨”。大坝村30亩金刺梨就成了星星之火,迅速在全市形成25万亩的燎原之势。

金刺梨产业让大坝群众看到了奔头,大家纷纷跟着种植。2012年,大坝村成立了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短短几年就发展到2300亩。

全市大规模推广金刺梨种植,需要大量的苗。陈大兴一边发动村民种金刺梨,一边带领大家贷款150万元建设50个大棚进行育苗,一次性育苗500万株。当年金刺梨苗销售额就达到500多万元。

项目跟着产业走。大坝村金刺梨产业有了规模,得到上级部门各类项目的大力支持,修通了通组硬化路、园区生产便道、山塘水库以及通水管网等。

一花引来百花开!金刺梨产业激活了大坝村种植业发展的一池春水。目前,该村已发展金刺梨种植5000亩,种植晚熟脆红李1200亩, 300亩雷竹,300亩牧草,200亩观赏荷,以及50亩黄金菊、50亩桑葚等。

养殖业大放异彩

在农村产业发展的道路上,种植业和养殖业总是如影相随。大坝村在大力发展种植产业的同时,养殖业也一直是该村抓在手上的产业。

随着金刺梨种植规模逐步扩大,林下养殖成为大坝村一大经济亮点。相继成立了大坝村黔江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大坝村香成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林下养鸡、养鹅1万余羽;发展大闸蟹养殖500亩。初步形成了以合作社为经营主体,涵盖全村所有农户的种养殖产业体系。

在产业布局中,养殖业具有见效快的特点,属于短线产业。陈大兴代表大坝村在参加全国农村创业创新项目创意大赛中,从安徽一家企业了解到蚂蚱产业是一个见效较快的短线产业。回来后就组织村支两委远赴安徽进行实地考察,同时邀请蚂蚱养殖企业负责人到大坝进行产业发展论证。得出大坝村适合养殖蚂蚱的结论。

对于蚂蚱养殖产业的可行性,大坝村村支两委成员与村民代表经过了反复商量,认为蚂蚱喜食禾木科尖叶草,饲养技术简单易学,男女老少均可喂养,养殖风险相对较低,具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就决定发展蚂蚱养殖短线产业,丰富全村产业业态。

在2017年全省脱贫攻坚秋季攻势中,大坝村以蚂蚱养殖作为产业项目向双堡镇政府进行申报,拟发展蚂蚱养殖大棚1000个,目前已建成600个。并与安徽涡阳蚂蚱养殖与深加工企业达成销售合作协议,对方实行保底收购。

市畜牧局派驻大坝村驻村第一书记丁凯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地可以建6个养殖大棚,饲养周期大约为2个月,每年可养殖4茬。按照标准化管理,每个大棚1茬可产100至150斤,本地市场价格每斤30至40元,批发价每斤15至20元。就算按照最低的批发价格,亩产值都超4万元。”目前,第一批试养的蚂蚱发价每斤30元,零售价每斤50元,产品供不应求。

为进一步拓宽村民收入渠道,在发展蚂蚱养殖的同时,该村于2017年引进了300头养殖规模的休闲观光育肥牛养殖项目。目前养殖场已建成投入使用,购进肉牛100余头。

走进标准化建设的育肥牛养殖场,闻不到一点粪便的异味。丁凯告诉记者,养殖场采用生物发酵床处理粪污工艺,对肉牛排泄物进行生态处理,实现“零排放”。

养蚂蚱和养牛都需要牧草作为饲料。因此,养殖业又催生出新的产业——牧草种植。现在全村牧草种植已发展到300亩。随着养殖规模的逐步扩大,牧草种植也相应地跟着扩大。

种养殖产业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这让作为“当家人”的陈大兴很有感慨,他认为“产业发展就像做数学题,一定要找对方法。规划是关键,只有搞好规划,才能越做越顺畅,越做越兴旺。” 

加工业做大做强

种植规模上去,产品价格必然下跌。这似乎成了种植业绕不开的雷区。2015年全市进入盛果期,25万亩金刺梨价格从每斤二三十元下跌至两三元,甚至还出现滞销。

大坝村数千亩金刺梨承载了群众的致富梦想,慢不得,更停不得。村支两委和合作社一班人马四处为金刺梨找销路。但卖出去的金刺梨还是很有限。说起当时推销金刺梨的经过,大坝村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美红至今都还一脸辛酸。

2015年,一家食品加工企业向大坝村订购金刺梨,出价每斤2元,并要求延期半年付款。“辛辛苦苦种出的金刺梨不仅价格低到极点,还拿不到现钱。这让大家怎么过日子?”陈大兴拒绝了收购公司。然而当他得知该公司生产的金刺梨酒市场售价每瓶398元时,一下子就蒙了,“不值钱的金刺梨竟然能酿制出这样贵的果酒。我们为什么不自己搞深加工呢?”不服输的陈大兴开始打起了金刺梨深加工的主意。

村党支部全体成员坐下来冷静分析金刺梨产业面临的困境,一致认为走金刺梨深加工是一个突破口。

穷山村要办大工厂,这对村民来说是新鲜事,但对于牵头的村支两委来说却是一件大难事。没钱建厂房,就把废弃烤烟用房改装成酿酒车间;没有技术,就四处拜师学艺;没有市场,就从镇里、到市区一点点地开拓。

克服重重困难,在贵州生物科学院的支持下,建起了作坊式的大坝延年果酒厂。在果酒行业中摸爬滚打了几年,随着品质提升和包装改善,金刺梨果酒渐渐地有了市场。

对于大坝延年果酒厂的意义,市林业局局长胡强如是说道:“当全市金刺梨种植到了一定规模,随着挂果面积的扩大,市场杠杆必然会让金刺梨鲜果回归到理性的价格,这让很多种植户对金刺梨产业前景信心不足。在这个关键节点,大坝村走金刺梨深加工之路,无疑起到了提振市场信心巨大作用。大兴酒厂以每斤3-3.5元的价格收购金刺梨,产量约每亩2000斤的刺梨,产值不低于5000元。”

2017年,大坝延年果酒厂得到西秀区项目支持,建起了贵州最大的果酒加工厂,年产果酒5000吨,年产值可达5亿元。果酒加工解决了金刺梨滞销问题,除大坝村群众受益外,还覆盖周边乡镇近万余金刺梨种植户。目前,果酒厂已升级成了贵州大兴延年果酒有限责任公司,主打产品有12度金刺梨干红果酒和42度的金刺梨白兰地。

早上7点过钟,工人们陆续来到果酒公司上班。他们都是大坝村村民,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按月领取工资。兼任果酒公司副董事长的张美红介绍,公司目前吸纳了近40名村民到公司就业。随着今年公司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可提供稳定岗位150个。

今年上半年,贵州大兴延年果酒有限责任公司引进了果啤生产线,在西秀区党委政府的牵线搭桥下,与重庆市食品协会达成合作协议,该公司生产的金刺梨果啤将销往重庆市场,年销售量可达上万吨,销售额将逾1亿元。

西秀区大数据发展中心主任余登果告诉记者,为帮助贵州大兴延年果酒有限责任公司拓展市场,新组建的西秀区农产品营销中心积极和天猫网络销售平台对接,已达成销售协议,每年可为该公司销售3000件以上的果酒产品。

通过各方的努力,大坝村金刺梨深加工特色产品走出贵州、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是正在一步步地变成现实!

乡村游蓬勃发展

村民杜红燕家300平方米的大别墅里,住着的可不止她一家人,还有来自重庆市江北区的汪定文等3位客人。他们不是住三天五天,而是要住上三个月。汪定文也不是第一次到大坝来避暑,加上今年,他已经连续四个年头的夏天都在安顺度过。“今年我们三个早早地就先来了,等到7月份还有20多个朋友要过来。”

坐拥九龙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自然景观的生态优势;村内果园遍地、业态丰富;X007县道穿村而过、安紫高速公路出站口距离村子仅仅2公里……诸多优势叠加,催生了大坝村乡村休闲旅游业态。

“品味农耕文化、乐享田园生活”渐渐成为现代城市居民寻梦乡愁的一种休闲模式。大坝村看准这一产业亮点,充分挖掘和利用各种特色和优势,以山水游、民俗游、生态游为重点,将“山水塘田屋,花草果林蔬”乡村元素发挥到极致,利用村内的千亩金刺梨果园,在金刺梨花开时节举办金刺梨赏花节;利用丰富的果树资源,在李子、桑葚等果实成熟时举办果园采摘节;利用家家户户居住的别墅,打造乡村民宿,开设“农家乐”和农家旅馆,现全村已有15家农家乐、30家农家旅馆、4家小型超市。形成了观光、休闲、避暑、度假于一体的乡村旅游产业链。

乡村休闲游蓬勃发展,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在促进农业提质增效、带动农民就业增收、扩大居民消费需求、传承中华农耕文明、建设美丽乡村、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大坝村民宜居、宜游、宜业的田园生活,不仅吸引了本地的城区居民前来休闲游玩,还吸引大批广州、广西、重庆、四川等地的游客到村里来避暑。一传十,十传百,朋友介绍朋友。大坝村以良好的口碑,使游客年接待量突破1万余人次。随着伏天的到来,越来越多的高温城市居民涌入大坝村,开启了该村一年一度的避暑休闲游模式。

果酒公司的建立,在赏景、采果的基础上,增加了品茗、酿酒等体验式旅游项目,进一步丰富大坝村的旅游内涵,助推了乡村旅游提档升级,现实农业产业、生态养殖、生态加工、观光休闲一体化融合发展。

良好的生态环境,丰富的产业业态,吸引青岛榕昕集团投资1.5亿元在该村境内建成占地面积3000亩,集奶牛养殖、奶制品加工、亲子娱乐等为一体的生态牧场。目前,榕昕养殖场已经成为安顺及周边城区居民休闲体验的又一去处,现有养殖奶牛300头,日产鲜奶1000公斤。

榕昕集团的入驻,联通了“九龙山森林公园-九龙山农业公园-大坝金刺梨小镇-花恰美丽乡村-山京古村落”精品旅游线路,更进一步促进当地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

大坝村产业红红火火,游客络绎不绝,让邻村群众羡慕不已。每天傍晚骑着三轮车到大坝卖菜的高竹英老人是九龙山村民,她一边做生意一边对记者说道:“这些年大坝的变化好快哦,家家住大房子,城里来游玩的人很多。村民不缺钱,所以我一车酸菜、红豆、豆腐在村里绕一圈,就卖得差不多了。”(作者:范成荣 古宇)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