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昊生物业绩萎靡:大股东股权遭冻 新实控人上位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9-18 14:35:39  责任编辑:张雨

现年57岁的朱卫平又一次成为舆论焦点。这位冠昊生物(300238.SZ)前实际控制人,在向第三方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之后,自身还陷入债务漩涡中。

近日,来自深交所的一纸关注函,让冠昊生物控股股东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光生物”)所持的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被法院冻结的事实浮出水面。

对于知光生物的股权冻结事宜以及后续的应对措施,冠昊生物方面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请查看公司公告”。“目前知光生物正积极协调朱卫平等原股东还款事宜。此次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被冻结事项不会影响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及生产经营。”冠昊生物公告称。

冠昊生物由朱卫平等人一手创立,经过多年发展,公司核心业务已形成“3+1”格局,即材料、细胞、药业三大业务板块和一个科技孵化平台。

然而,上市7年来,冠昊生物的业绩一直不温不火。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出现下滑。随着新实控人的上位,未来冠昊生物的业绩能否提振,外界颇为关注。

控制权转让埋隐患

9月10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冠昊生物发来关注函【2018】第211号称,“广州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9日对知光生物持有的你公司部分股份进行了司法冻结。”

“我部对此表示关注。请你公司尽快核实以上情况,并督促知光生物对其持有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和具体涉诉事项及时履行披露义务。”深交所指出,并同时提醒,上市公司股东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认真和及时的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9月12日,冠昊生物披露称,截至公告发布之日,公司控股股东知光生物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587.16万股,占其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4.9228%,占公司总股本的5.9858%。

公开资料显示,知光生物成立于2003年,由冠昊生物前实控人朱卫平和徐国风二人一手创立。此前知光生物长期由朱卫平等执掌,直到今年4月发生变更,广州永金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金源投资”)增资知光生物,并成为其控股股东,继而张永明、林玲夫妇成为冠昊生物新的实际控制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此次知光生物部分股权被冻结的事宜,源于两年前对浙江惠迪森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迪森药业”)的收购。

公开资料显示,惠迪森药业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生物医药领域公司,经营范围为粉针剂(含头孢菌素类)生产。2014年1月,海南天煌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天煌”)成为惠迪森的唯一股东(持股100%)。

2015年,知光生物介入对惠迪森药业的收购。2015年12月,海南天煌、深圳市医盛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医盛投资”)、惠迪森药业以及知光生物签署协议,约定海南天煌将其持有的惠迪森100%股权以15亿元转让予医盛投资。

“知光生物本次涉及仲裁源于医盛投资向海南天煌收购惠迪森药业全部股权事宜。知光生物因此项收购事宜,对海南天煌负有部分转让款支付义务。”冠昊生物指出。

冠昊生物称,经核实,海南天煌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知光生物持有的冠昊生物股权1587.16万股,冻结金额以2.2252亿元为限。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根据深圳国际仲裁院的申请,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知光生物持有的冠昊生物股权 1587.16万股,冻结金额以2.2252亿元为限。

今年4月,永金源投资通过增资的形式成为知光生物控股股东。冠昊生物披露称,根据永金源投资、知光生物和朱卫平等就债务承担达成的约定,知光生物因惠迪森药业及其股东医盛投资已产生的或将产生的权利义务(包括但不限于向海南天煌支付1.5亿元股权转让价款及其利息的义务等)均由朱卫平等知光生物原股东享有或承担。

在外界看来,朱卫平向永金源投资方面转让控制权的同时,本应该处置好“向海南天煌支付1.5亿元股权转让价款及其利息的义务等”事宜,但最终却导致自身背负巨额债务。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朱卫平,然未果。不过,据朱卫平的前同事、冠昊生物一名离职管理层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知光生物的债务太多,朱总(朱卫平)转让控股权这件事,我觉得他们谈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问题。”

此项控制权转让交易在当时存在争议。在股民看来,这是一桩“卖便宜”了的交易,尤其是在A股IPO不断趋严、壳资源水涨船高的大环境下。

冠昊生物称:“目前知光生物正积极协调朱卫平等原股东还款事宜及与有关方协商处理股份解除查封事宜,争取尽快解除对知光生物股份的冻结。”

高管离职业绩下滑

在冠昊生物控制权易主之后,多名高管相继离职,新实控人张永明的控制权持续巩固。然而,张永明掌权后的首份“成绩单”显示,公司的业绩下滑明显。

成立于1999年的冠昊生物于2011年登陆深交所,上市后曾一度依赖单品生物型硬脑(脊)膜补片的销售收入,此后又陆续布局了眼科、细胞和科技孵化平台等领域,但经营业绩长期不温不火。即使是在2017年,公司营收才刚超过4.50亿元,营业利润6700余万元。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95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9.49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63.91%,基本每股收益为0.02元,较去年同期减少66.67%,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0.52%,较去年同期减少0.7%。

在2018半年报中,冠昊生物称,营收及净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影响因素在于,报告期内,公司同比新增银行长期、短期贷款约2.6亿元,报告期利息支出808.4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683.87万元。

此外,子公司珠海市祥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乐医疗”)受“两票制”影响,经销商减少库存,同时,为适应国家对医疗政策的改革,公司对眼科业务营销团队进行调整,报告期营收同比下降28.28%,对净利润影响金额为897.13万元。

同时,报告期内,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较去年同期减少约970万元。事实上,近年来,冠昊生物持续获得政府补助,2017年12月20日,公司控股子公司广东中昊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中昊”)收到了中山市财政局下发的政府补贴1050万元。

9月12日,冠昊生物披露,近日,广东中昊再次收到政府补助1050万元。截至本公告日,公司控股子公司广东中昊入选“广东省重大科技成果产业化扶持专项资金项目计划”获得的政府补助2100万元已全部发放完毕。

冠昊生物亦持续进行投资并购,意图增强盈利能力,并提升利润水平。其中,对惠迪森的收购前后历时两年,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2016年10月,冠昊生物就打算全资收购惠迪森。然而,2017年9月,公司宣布终止该非公开发行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

今年4月,在朱卫平转让冠昊生物控制权之际,公司曾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此前公司宣称拟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惠迪森控制权。

8月7日,冠昊生物称,截至目前,交易各方仍未就本次重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未签署正式重组协议,“为维护广大投资者及公司利益,经交易各方友好协商,交易各方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就在同一天,冠昊生物还发生了另一起高层离职事件,“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总经理周利军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根据公告,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周利军的原任职期满日为2020年10月23日,“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周利军直接持有公司股份269.4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2%。

梳理公开履历,现年45岁的周利军系职业经理人,最近5年均任职于冠昊生物,曾担任祥乐医疗董事,广东冠昊再生医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以及北昊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等职。

在此之前,冠昊生物董事钟昌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董事职务,并不再继续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34岁的钟昌震,曾任职中信证券证券分析师,并担任湖南永和阳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嘉兴君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等职。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