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科技直播业务被微博收购 团队整体加入已在办手续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09-29 11:37:21  责任编辑:中国品牌

一直播团队将整体加入至微博直播,融资变难,行业突变,直播行业“过冬”。

9月28日,新京报记者查询工商登记发现,视频矩阵公司炫一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一下科技)于昨日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新浪微博基金,投资类型为并购。多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一下科技的直播业务一直播业务已被微博收购,一直播团队将整体加入至微博直播,预计最早在十月假期后合并办公,收购流程预计在年内完成。

截止发稿,微博方面称此事尚在内部确认中,一下科技方面暂未回应。微博的内部人士则透露,此事将于十一假期后由官方宣布。

这意味着由微博连续投资三轮,并由其明星资源、流量资源孵化长大的一直播,最终以收购的方式回到到微博体系内。微博也借此补齐了图文、直播、短视频等多种媒介形态。

从更广阔的直播市场来看,曾经风光无两的一直播被收购,熊猫直播多次寻求出售未果,全民直播频传破产传闻,2016年的直播风口或许已经接近终局。

一位熟悉一下科技的离职员工对新京报记者称,一直播刚上线时,用户增长和收入状况均良好,甚至一度带动投资方微博的股价在2016年的二、三、四季度走高,双方处于“蜜月期”。但随着众多直播平台崛起,短视频降维打击,一直播因过度使用明星直播,导致的用户粘性不高,打赏较低的状况逐渐暴露,这也使其在2017年年底陷入产品优化中。今年以来,国家各部委针对一下科技另一款产品秒拍的整改,或许是最终导致一直播“卖身”的原因。

微博的“干儿子”

目前,一下科技旗下有对口型内容生产工具“小咖秀”,短视频平台“秒拍”、“波波视频”,直播平台“一直播”。秒拍和一直播曾一度在2016年至2017年间成为直播和短视频领域的头部产品,秒拍最为鼎盛期间,国内超半数的短视频均由其生产。

除此次并购外,一下科技此前经历6次融资,分别是2012年1月,来自晨兴资本的数十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2012年4月,来自红点创投中国基金、晨兴资本的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2013年7月,获得新浪微博基金、红点创投中国基金、晨兴资本的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4年9月,获得新浪微博基金、红点创投中国基金、starVC 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红杉资本中国、新浪微博基金、、starVC 2亿美元D轮融资;以及2016年11月,包括心凉微博基金、微影资本等在内的5亿美元E轮融资。

新浪微博基金已参与了一下科技的三轮融资,并在其中两轮中领投资。“我们从来都不避讳和微博的关系,一直播就是微博直播,微博直播就是一直播。”一下科技前副总裁何一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一直播是直接内嵌在微博当中的,用户可以直接在微博上观看直播,使用体验丝毫不会降低,只有发起直播才需要下载直播应用。”

一直播的成长也离不开微博的用户和明星资源。微博CEO王高飞在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后的分析师会上曾证实其对一直播的支持,“今年我们把用户的推荐向视频领域进行了倾斜,尤其是直播。”此外,一直播曾长期以排他的形式存在于微博中,也就是说微博用户只要看直播,只有一直播一个出口,这一现象一直持续至今年8月。今年8月后,微博先后与斗鱼、虎牙达成战略协议,开放sdk接口,同时接入以上两家的直播内容。

从社交角度看,直播能够强化已经形成的弱社交关系,但很难从零建立关系,因此,基于直播的社交更偏向于维护关系,而非建立关系。比如姚晨做直播公益活动时,她的7961万微博粉丝会收到推送消息和置顶消息的通知。这就意味着微博的用户无需建立新的直播粉丝群体,也可以直接把内容推送到所有微博粉丝中,省去了繁琐的粉丝迁移环节。这也是一直播早期能得到众多明星资源的原因。

从内容角度看,直播看起来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实则内容制作成本高、提取难,并非好的内容生产方式。真正适合直播的内容,就是类似明星、红人的聊天。新浪微博所拥有的大量明星、粉丝、网红、段子手等资源都是传播内容的原创者,他们与粉丝间的天然粘性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内容的传播,这种内容制作的原创性与传播的再生性成功地解决了直播平台“内容难产”的问题。

正因为以上原因,一直播从一开始就像微博孵化的一款产品,从用户、社交、内容等方面获得微博的支持,虽然形成了自身的造血能力,但也相对依赖微博。这也使得这项收购看起来意外,但实则在情理之中。

行业环境突变

进入2018年以来,监管趋严、短视频竞争、融资困难,以及一下科技内部的调整也是导致一直播被收购的大背景。

2018年3月以来,一轮针对短视频、直播领域的内容整顿从今日头条蔓延至整个行业。4月中旬,因涉嫌传播低俗内容,秒拍、一直播开展三个月的专项清理工作。8月后,网信办约谈秒拍等16家短视频平台,并做出应用商店下架处理。随后媒体报道秒拍“永久下架”,官方出面否认这一消息,并称全公司都在为恢复上架做准备,但到目前为止,App Store中依然无法下载。

涉及网络视听行业相关牌照主要有三个。分别是文化部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持有者较多,不构成门槛;广电总局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下称:《视听许可证》);国家网信办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下称:《新闻许可证》),二三均很难取得。

查询工商资料可知,一下科技曾在2018年3月5日和2018年5月28日先后因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服务,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处罚,罚款金额为2.5万和3万。2015年其也曾因相同原因被处罚。这侧面说明,秒拍一直未能解决《视听许可证》的问题。

或许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去年,一下科技悄悄成立了燃酷视频,微博上的视听节目类内容也都被上传到了燃酷站点。微博方面证实,燃酷为一下科技旗下产品,其与一下科技的合作不变。但关于二者之间的嫌隙却甚嚣尘上,一位一下科技的离职员工曾感慨:“微博之夜我们虽然是买了版权的甲方,但却活得比乙方还孙子。”而此次收购,到底是双方矛盾激化,还是为了解决《视听许可证》需求尚不得而知。

此外,一下科技内部从2017年年底开始也在进行大调整,调整最大的业务是秒拍,而一直播则为优化。一个细节是,2017年12月中旬,互联网公司最忙碌的阶段,一下科技负责秒拍业务的副总裁张剑锋却突然出国休假,接替他的是一下科技的高级副总裁张洪禹,他此前的身份是视频网站PPS的联合创始人,PPS被爱奇艺收购后曾担任爱奇艺联席总裁。

大环境下,以抖音等为首的短视频也在积极争抢用户的娱乐时间。Questmobile上半年报告显示,短视频的用户数和使用时长都超越了直播。在排行榜中,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火山和西瓜以及腾讯投资的快手牢牢把控头部位置,秒拍则逐渐输掉身位。

因此,不管是从监管和牌照层面,还是内部调整层面,一下科技都在经历成立以来最大的阵痛。在这场阵痛中,受波及最大的莫过于曾经的“拳头”业务秒拍,受波及最小的莫过于一直播。

分析人士认为,在目前融资领域钱越来越紧,熊猫直播、全民直播融资无门的情况下,出售尚存一定优势的一直播,为秒拍赢得过冬的机会,或许是一下科技最好的选择。对微博而言,不仅能以较低的价格收购一直播,还能补齐图文、直播等交互形式,也算是一门划算的生意。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