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界:那些义无反顾的追梦人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10-09 15:14:58  责任编辑:中国品牌

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每个作品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每一个梦想的践行者,都是值得尊重的追梦人!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傅利叶”杯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的时间。这项针对一线康复治疗师、科研人员、工程技术人员以及大专院校师生的赛事至今年已是第三届,为临床康复工作者提供了展示和交流创意、将好创意产品化的舞台,激发了一批又一批康复人对工作岗位的热情,鼓励他们勇于打破固有思维,走出安逸的“舒适圈”,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

每个参赛的康复人背后、每个奇思妙想的作品背后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有与自己的康复患者携手、带着更成熟的创意作品再次参赛的;有坚守工作岗位8年,仍继续在康复路上奋力前行的;有刚刚走出象牙塔进入康复工作岗位,对未来怀有远大憧憬的。今天,让我们一起聆听他们的康复人生故事。

患者是我在康复路上继续前行的动力

——张旭,中级物理治疗师

我在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做了8年物理治疗师,也曾在公务员和治疗师这两个选择之间有过摇摆,但一名特殊的患者坚定了我在康复路上继续前行的信念。

这名患者在高考前跑步减压时突然倒地,因血管瘤被送进医院进行手术,一个月后进入康复治疗,当时患者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行为都完成不了。作为一个正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面对这种情况家人十分崩溃,对他本人来说更是一种双重打击。我们为患者制定了一套详细的治疗方案,让他看到了希望,同时也为患者进行心理辅导。经过两个月的康复治疗,患者慢慢可以翻身坐起并自己走路,开始渐渐康复。第二年他选择复读并参加了高考,现考取了比较好的大学,还经常与我联系,向我请教平时锻炼有哪些注意事项。这个事例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康复治疗是如何一步一步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并实现梦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项事业。

图片说明:正在为患者做康复训练的张旭

我比较擅长慢性肌骨疼痛的康复治疗,这种疼痛目前是一个难题,这跟病人长期的姿势、运动模式有关系,但细分运动模式时发现,在肌肉收缩时关节会不稳定。经过相关文献查询,肌肉之间不仅有收缩性还有时效性,很多患者在做运动的时候,因为收缩性和时效性改变之后,运动模式不多,从而导致肌肉长期处于压制、失衡状态,致使疼痛恶性循环。后来我发现部分肌肉缩短之后,收缩的幅度会明显改变,收缩的实效性也会发生改变,从而患者的运动模式也随之改变,达到原来的运动模式。

这个发现在我实际治疗中逐步得到验证。我从50部外文医学专著和200多篇医学论文中进行了系统学习,并总结形成一套通过“肌肉激活技术重塑正常运动模式”的方法理论,并以此设计一系列肌肉激活机械产品,在国内康复核心杂志发表过多篇论文,也参加了本次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

现阶段,物理治疗师在国内还是一个比较新兴的行业,沿海经济发达地方的从业者比较多,内地的关注程度和技术还不是特别高。现在很多人认为物理治疗师只是做一些重复简单的工作,但这种想法是比较错误和偏激的,没有从根本上理解这份工作。有些患者病情比较特殊,在早期的软瘫期阶段,必须持续重复某个动作进行训练以达到一种刺激。很多康复治疗动作看起来简单,其实是有很多技巧的,不仅需要结合患者自身的基本情况来提高功能,还需要根据基本理论为患者的康复治疗设计特定化的动作,制定个性化的方案。

我最崇拜的是爱因斯坦,在中国的偶像是毛泽东,他们的魄力都非常令人震撼,他们的人格魅力和做事精神都值得我们去学习。

从课程作业诞生的康复创意作品

——李亮邦,香港理工大学康复治疗学系职业治疗研究生

我和我的队友曾湘雯、卢卓朗和哈颖瑶现就读香港理工大学康复治疗学系,是职业治疗专业的研究生。目前我在当地公立医院精神科的职业治疗部做实习职业治疗师,服务对象是不同年龄病症的精神病康复者。我需要观察住院者的精神状况及服药后的进展,为他们提供多元化的活动,评估患者的独立生活能力、职业能力,提供就业辅导及工作转介等,尽力帮助他们重新投入家庭、工作及其他生活角色,融入社会,积极面对人生。

作为未来的职业治疗师,其中一项职责就是透过设计辅助器具,提升使用者的自理能力,促进独立生活。The Cupensator可以帮助有手震问题的病人解决饮水问题。这一器具本来是我们在“职业治疗环境改装”课程中的作业,我们团队做得十分认真,设计了数个不同的原型,采用3D打印技术制作,在校园内举行了一日展览活动,并在比赛中得到了金奖。因为团队的用心,我们很荣幸获得学系教授方乃权博士和许业权先生的提名推荐,以香港理工大学的名义参加了今年在上海举行的第12届“世界大学生创新挑战赛”,与来自不同国家的参赛团队同场较量,最后凭借“The Cupensator”荣获设计组银奖。

图片说明:李亮邦和他的同学们参加第12届“世界大学生创新挑战赛”

我们到上海参赛时,了解到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的消息,也非常愿意和内地的康复人进行交流,因此报名参加了比赛。

目前产品还处于原型阶段,尚有一些不足,但还是希望未来该创意能够产品化,广泛应用于康复治疗,借此帮助众多有需要的病患提升生活质量。我个人也希望毕业后能成为一名专业的职业治疗师,为康复界出一份力。

实现大众的身心健康,我一直在路上

——石晓丽,武汉体育学院康复治疗师专业研三学生

我是武汉体育学院康复治疗师专业研究生三年级的学生,是工作之后再选择回到学校深造,先前一直在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实习,做物理治疗师。因此,我在康复领域已经有五六年的工作经验。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傅利叶”杯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去年我一个人带着idea参赛,最终获得了优秀作品奖,这段有趣又充实的经历开拓了我原有的思维:医工结合才是大趋势。所以,今年我邀请了有机械工程经验的康复患者陈立跟我一起组队参赛,让我的创意真正变成作品甚至产品。

此次的创意叫做“WheelFoot”,中文名为“动态足轮”。最初激发我萌生这个创意的是我的一位脊髓损伤(L2)的病人。我接手治疗后,发现她的小腿三头肌明显短缩,跟腱完全没有弹性,练习站立时,整个脚后跟放不下去,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经过一段时间的电动肌肉振动仪(DMS)和牵伸治疗,现在双脚可以站平,但距离正常踝关节活动度还远远不够。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很多康复患者都有踝关节活动度受限的问题,人群基数大,因此我希望有这样一种设备能够更好地帮助这些患者早日康复。

我是一个行动派,要么不做,要做就尽力做到最好。于是,我开始利用下班时间查找各种文献资料,进行创意构思。每次都是辛苦工作一天之后,回到家中又满血复活开始忙活,这个过程于我而言反而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将脑海中的创意经过队友的努力变成可触摸的作品时,体会到满满的成就感,这也是我再学习的过程。

曾经有些人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的回答都是“实现大众的身心健康”。也许这个梦想很大,很泛化,但是我一直在这条路上走着,正如我们的队名——Running in Rehab。梦想还是要有的,也许哪天就实现了呢。

在电影《邪不压正》里,彭于晏饰演的男主角说:“手术简单,康复很难。”的确,康复的周期更为漫长,真心希望自己的工作可以帮助更多人实现健康生活。

痛并快乐着

——陈立,脊椎损伤的康复患者

 “心中有自信,你永远是第一”,这是我常常对病友说的一句话,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是一名脊椎损伤的康复患者,先前工作时因帮助他人从高处坠下,现在双下肢都不能走路,在武汉做康复治疗已经有11个月了,但我看得很开,也积极接受治疗。

图片说明:陈立、石晓丽,以及同济医院汤智伟老师

这次能有机会参加中国康复人创意大赛,是受我的康复治疗师石晓丽的邀请,我也很愿意加入她的团队。当初她把“动态足轮”这个参赛创意告诉我时,我有些吃惊。在我看来,大多数医生都是尽量做好本职工作,而她不一样,她会主动去思考如何深化康复治疗,不断自我突破,这点特别值得肯定。

我们两人属于互补型的,她能够在平常工作中细心发现优秀的创意点,而我在机械加工行业工作多年,先前也接触过机械模具这一类,善于把抽象的想法很好地描绘出来,并以最快的时间把设计图变成实际产品,这也算是凭技术“入伙”了吧。

作为患者,我的时间也很紧张,白天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完成训练,只有晚上有时间画设计图,制作产品模型。从接触创意到定稿再到完成作品设计,花了十多天时间,做了N版修改,光是手绘设计图就花了4个晚上。那段时间虽然很累,但我更觉得乐在其中,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

我自身也存在足下垂的问题,如果这个作品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甚至有机会推广应用,那么不只是我,还将惠及大众。我相信,这会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也是我作为患者的心声。

来源:消费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