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的选择题:二股东底价清盘 选资源还是选资本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8-10-23 11:40:43  责任编辑:中国品牌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但这一次观众却对《李茶的姑妈》的态度冷淡了不少。

这是开心麻花主出品的第四部电影,回顾前三部《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分别拿下了14.41亿元、1.72亿元、22.13亿元票房,影片始终在口碑和票房之间平衡。相比之下,《李茶的姑妈》目前5.96亿元的票房,豆瓣评分5.1,被外界认为:输了口碑也输了票房。

在电影失利的形势之下,一则开心麻花股东清盘的消息耐人寻味:作为开心麻花二股东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将所持有的11.33%股权以6.12亿元的底价转让,而开心麻花三位持股管理层张晨、遇凯、刘洪涛均有意受让被转出的全部股权。

对于这个举动,外界的猜测有两种:二股东看空清盘退出;或是调整股权结构重新投入资本怀抱。

10月19日,开心麻花发布最新公告:自2018年10月22日起暂停股票转让。对于目前交易的进展以及开心麻花的业务如何调整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开心麻花方面,对方表示不便回复。

没有如愿成为“话剧第一股”的开心麻花,如今似乎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面临着方向的选择:是做小而美的产品型公司还是做高产能的平台型企业;是绑定留住核心骨干还是天高任鸟飞;是独立发展还是委身他人?

曾经距离创业板上市一步之遥的开心麻花,如今仍然等待着破茧成蝶的那一天。

裂变还是竞争

《李茶的姑妈》的失利,跟今年整个国庆档的遇冷离不开关系,7天19亿元票房,相比去年同期下跌1/4,与春节档和暑期档的热闹景象更是相去甚远。不过票房失利是综合因素下的结果,《李茶的姑妈》除了口碑不佳,还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同样作为带有开心麻花印记的《西虹市首富》在暑期档的长跑中狂吸了25.46亿元票房,《李茶的姑妈》在国庆档仅拿下了5.96亿元票房。尽管《西虹市首富》看起来同样是开心麻花班底所制作,但实际上并非算是开心麻花所主导的电影。

《西虹市首富》背后的主出品方是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于2016年,闫非和彭安宇两位大股东分别持股32.02%、30.54%,开心麻花作为第四大股东,仅持股14.78%,还有其他3位自然人股东。

据悉,闫非和彭大魔(原名彭安宇)是从开心麻花核心团队出走独立的两位导演,此前为开心麻花打响从话剧进军电影第一炮的《夏洛特烦恼》,便是由两位导演所制作。知乎上有网友发起疑问:闫非和彭大魔在开心麻花打拼了十几年,如今自建西虹市影视,是两位导演的心声还是开心麻花的IP分离?

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也为此向媒体解释称,两位骨干导演希望有更大的自主空间,所以在做完《夏洛特烦恼》之后,两人成立了西虹市影视,开心麻花作为股东。“西虹市影视还是开心麻花扶持的公司,不过他们独自在做事,我们给它对接各种资源、院线、宣传。”

虽然名义上开心麻花作为西虹市影视股东,有影片投资收益,但是自立门户的西虹市影视,拥有开心麻花创作班底,无论是影片类型还是参演人员都跟开心麻花较为相似,在档期相近的两部影片中难免出现短兵相见的竞争局面。

对于开心麻花来说,公司本来坚持每年出品1–2部喜剧电影的节奏,并且逐渐积累下了“开心麻花出品,必属精品”的口碑,以至于以往在跟大片同档期竞争的时候,即使在传统路演、票补预售等宣发方式较弱的情况下,开心麻花电影还是能脱颖而出。

而如今,裂变出来的公司增加了市场上同类风格题材喜剧的供应数量,不可避免地会分散开心麻花凝聚起来的注意力。不过,也可以看出,开心麻花在电影方面尝试着开放式的合作。

产品型还是平台型

不仅是骨干导演闫非和彭大魔自立门户,就连沈腾、马丽、艾伦等“麻花主力”也不再拘泥于只出演开心麻花的电影,而是开始扩张各自的事业版图。

沈腾主演了《疯狂外星人》和《飞驰人生》,两部电影预计2019年上映,分别由宁浩自己的工作室坏猴子影业和韩寒旗下的公司上海亭东影业出品。而马丽也主演了都市轻喜剧《逆流而上的你》和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等。

一般而言,影视企业核心的资产是人和作品,如冯小刚导演之于华谊兄弟,范冰冰之于唐德影视,张艺谋之于乐视影业。与其他影视公司不同的是,开心麻花并没有通过股权激励机制来“绑定”核心演员或导演,这也是某种程度上导致员工外流的原因。开心麻花在招股书中罗列了16项风险因素,“核心人员流失”也是其一。

为了应对人才流失,开心麻花希望将自身打造成具有闭环特点的创作、演出、运营人才结构和体系。据悉,开心麻花从2011年开始每年会举行人才选拔机制,从全国院校尤其是表演系的报名者当中选出40多人入班,选出可以留下来的人才。类似于香港早年的无线艺员训练班,开心麻花靠这种方式培养自己的演员储备库。同时,新人可以通过戏剧舞台积累演出经验,同时也成为电影的后续储备人才。

开心麻花登陆新三板后的历次财报显示,其核心员工人数为零。某种程度上,开心麻花变成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除了三位创始人形成稳定的“铁三角”管理层:张晨、刘洪涛和遇凯,开心麻花不希望对于任何一个员工过度依赖,而是坚持启用培养新人“自我造血”。

目前,公司的核心自然人股东仍然是三位创始人:董事长张晨持股48.33%,总经理刘洪涛持股7.68%,公司董事遇凯持股4.03%。电影和演艺是开心麻花的双引擎,其中刘洪涛负责影业,张晨负责演艺。

在刘洪涛的愿景里,开心麻花的电影公司更像是小型的工作室,而不是平台型的电影公司。他曾在2017年初坦言:平台型的电影公司太多了,不缺我们这一个,麻花只做内容的创作和孵化工作,这就够了。

如今再回过头看,开心麻花依然按照这个轨迹发展,它希望营造健康的内部生态。在影视行业里,如果公司形成对特定演员和导演过分依赖,对方容易变成公司的核心资产,一旦出走将造成整个公司的业绩震荡,为了“绑定”他们,影视企业可能会采取高价收购并签订对赌协议的模式,以此稳定公司的业绩。显然,开心麻花放弃了这一条路。

找资源还是找资本

10月1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信息显示,开心麻花第二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将其持有的11.33%股权进行转让,转让底价为6.12亿元。按照这个交易对价,开心麻花的整体估值为54亿元,与去年冲刺IPO期间的51亿元估值相差不大。

当初开心麻花引入国有控股企业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也是为了上市做准备。2013年,中国文化产业基金以数千万元人民币投资开心麻花时,后者估值3亿元。出于自身独立发展的考虑,此前开心麻花基本上没有引入外部投资者。当时,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透露,公司希望未来能走进资本市场。2015年底,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挂牌之后经历两轮定增,估值达到了51.8亿元,成为新三板的“明星股”。

不过,今年3月份,开心麻花发布公告,公司拟终止在创业板IPO申请以及撤回相关申请文件,并称放弃IPO是由于公司计划对股权结构进行调整。如今,二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打算清盘退出,而开心麻花的三位高管及创始人均有意受让转手的全部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文化基金已投企业开心麻花股权转让方案的批复》这份文件中提及:受让方资格条件包括,意向受让方应具备舞台剧及电影行业经验或出品过话剧及电影。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退出,或许是预估开心麻花短期之内创业板上市无望,如若开心麻花的高管受让成功,也有利于公司的股权进一步集中,不过从受让方资格条件来看,公司想找资源型的“同道中人”而不是资本型的投资者,说明短期内开心麻花可能不会有太大的资本动作。

开心麻花估值54亿元,市场是否会买账,还是个问号。从开心麻花今年的业绩表现看来,压力也不容小觑,2017年公司的营收达到8.22亿元,净利润为3.91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达到3.41亿元,但净利润仅有4345万元。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