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青春,定格在扶贫路上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9-01-09 11:31:42  责任编辑:楚丹

樊贞子走访慰问村里贫困户。

吴应谱帮贫困户搬运物品。

樊贞子生前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发文截图。  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吴应谱担任雅洋村第一书记不到一年时间,走遍全村14个自然村,写满8本工作日志,对263名贫困户的情况摸得很透。

除了在船舱村挂点4户贫困户,樊贞子还是大杨村的驻村干部,同时兼任乡镇妇联专职副主席、组织委员、统战委员,还担任乡镇的报账员和协税员。

时间倒回到2018年12月16日下午,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90后基层干部夫妇在访问贫困户途中车辆失控坠河。28岁的丈夫吴应谱,23岁的妻子樊贞子及其腹中两个月的胎儿不幸溺水遇难。

当救援队打开变形的后备箱,人们才发现,里面还有樊贞子帮贫困户游承自卖往县城的3只土鸡。

“她一直坚持工作,说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

在修水县委和县政府举行的追悼会上,75岁的游承自泣不成声。

那天是周日,大椿乡干部樊贞子前往距离县城近3小时车程的船舱村入户调研。担心山路险峻,在复原乡雅洋村担任第一书记的丈夫吴应谱与妻子同行。二人完成工作后,返回县城。途经溪口镇易家湾路段时,意外发生了。

“……不吃饲料,纯土鸡,35元/斤,一只大概四五斤左右,深山土鸡,味道鲜美,可送货上门……”这是樊贞子生前发在“朋友圈”的最后一条信息。当天夫妻俩入村,除了看望贫困户,还要运送3只土鸡到县城,并亲手将595元货款交给贫困户。

“贞子给了我600元,我找回5块,她坚决不收。”游承自手里攥着那原封未动的600元钱,泪流不止。

游承自的妻子曾长期瘫痪在床,现已去世。儿子和儿媳妇在外打工,3个孙子孙女正是上学的年龄。“贞子每次来都给他带东西,有时候是水果,有时候是棉被。”船舱村第一书记石黄华说,为了帮游承自尽早脱贫,贞子鼓励他养土鸡,现在有50只了。

樊贞子是乡里2017年招录的公务员,1995年出生。去年11月7日,她刚刚和比她大5岁的吴应谱登记结婚。

樊贞子的家庭条件不错,是家中的“千金宝贝”。“出事后我才知道,樊贞子的爸爸曾经劝女儿不要到乡下来。她刚刚怀孕那阵,正好是扶贫工作最忙的时候,家人又劝她换个工作。”大椿乡党委书记晏少兵说,“她一直坚持工作,说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

“饭桌上,弟弟还在教弟媳算贫困户的收入”

“知道要去扶贫,吴应谱是县政府办第一个报名参加的。去的还是距离县城最远的乡镇之一——复原乡,离樊贞子工作的乡镇也很远。”修水县政府办主任齐军说。

吴应谱的家乡正是樊贞子工作的大椿乡,二人也因此结缘。县政府办对口帮扶5个贫困村,并向其中4个村派出了脱产的扶贫工作队,吴应谱被任命为雅洋村第一书记。

“吴应谱为了筹办婚事,费了很多心思。”齐军说,他家里兄弟姐妹多,父母身体不好,生活困难。为了装修婚房,他至今还欠着不少债务。

到快结婚时,正值乡里各项工作都在快速推进,作为第一书记,吴应谱压力很大。“他5号休的婚假,8号就回来上班了。”齐军说。“去扶贫之前,我爸问他,怎么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啊?他对我爸说,因为我不光是吴家的儿子,也是党的干部啊!您保重身体,明年还要帮我带孩子呢!”吴应谱的二姐回忆,“出事那天中午在家里吃的那顿饭,是他们两口子结婚一个多月后第一次回家。饭桌上,弟弟还在教弟媳算贫困户的收入。”

吴应谱在担任雅洋村第一书记不到一年时间里,走遍了全村14个自然村,写满8本工作日志,对62户263名贫困户的情况摸得很透。雅洋村的药材基地、光伏电站、扶贫车间和专业合作社里,都有他的身影。

“他不像一个干部,更像我的亲戚。他自己家装修欠了债,还拿工资借我装修!”在吴应谱的帮助下,61岁的村民古和平一辈子第一次住进了砖瓦房。

“坐在办公室里是脱不了贫的”

就是这样热爱基层工作的小两口,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扶贫路上。

“虽然年纪小,但是他们朴素的事迹,是修水县扶贫干部群像中最感人的一笔。小两口给年轻扶贫干部树起了好标杆。”修水县委书记孙朝辉说。

修水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内交通不便,对外没通火车。全县有133个贫困村,其中21个为深度贫困村。经过近年持续不断的努力,目前还有16个村尚未脱贫,其中深度贫困村10个。

除了向贫困村派驻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外,修水县委和县政府在全县推行“大村长”制、大督查机制和非贫困村驻村工作队全覆盖,确保全县高质高量、如期“脱贫摘帽”。按照省、市统一部署,修水县预计在2019年完成所有贫困村脱贫退出。

如今,修水县共有360多个第一书记,8000多名扶贫干部工作在脱贫一线,像樊贞子夫妇这样的90后扶贫干部就占1/3。

“这样的悲剧很罕见,但是这样的年轻基层干部真的不少见。”修水县农工部长梅勇说。

修水县16个尚未脱贫的贫困村,有3个在大椿乡。没有扶贫干部的担当奉献,脱贫任务就不可能完成。除了在船舱村挂点4户贫困户,樊贞子还是大杨村的驻村干部,同时兼任乡镇妇联专职副主席、组织委员、统战委员,还担任乡镇的报账员和协税员。这样的工作节奏,并非樊贞子一人独有,而是乡镇干部的常态。

在樊贞子工作过的船舱村,共有帮扶干部27名,其中乡政府干部6名,村干部5名,县财政局帮扶干部16名。第一书记石黄华驻村3年,年均在村里、在路上的时间近300天,穿着和说话方式已经和村民打成一片。

晏少兵对樊贞子始终深感愧疚,“如果我安排她坐办公室,也是可以的,毕竟她是刚走出学校才一年的小女生。然而,我们都知道,坐在办公室里是脱不了贫的。”

“我们正在商定接替贞子的人选。现在已经有人主动请缨,接过他们小两口的接力棒,帮扶群众走完脱贫攻坚最后一段路。”晏少兵说。

这是一个令人痛惜的故事。

他们是一对90后扶贫干部,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钟爱的扶贫事业。这样的悲剧很罕见,但这样任劳任怨的基层干部却不在少数。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任重道远,正因无数个“他们”在基层岗位上坚守,默默地付出,乡亲们加快脱贫攻坚奔小康的步伐才能迈得更稳、更坚实。

——编后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09日 11版)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