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系收缩腾爱医生关停 互联网医疗盈利之痒难破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9-03-13 15:14:15  责任编辑:楚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唐唯珂 广州报道

  导读

  发展十多年来,互联网医疗仍然没有找到适合中国现状的公认的盈利模式。

  互联网医疗,潮起潮落。腾讯投资的腾爱医生于2019年3月10日12时正式关闭服务,腾爱医生APP及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全面下线。仅仅三岁的腾爱医生走到了终点。

  关于下线原因,腾爱医生微信公众号解释称,因公司组织构架和业务策略调整。

  上周,背靠平安集团的互联网医疗平安好医生(01833.HK)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虽然2018年平安好医生收入快速增长,增至33.38亿元,但亏损9.13亿元。此前2015-2017年平安好医生分别亏损3.24亿元、7.58亿元和10.02亿元,意味着平安好医生连续四年累计亏损约30亿元。

  发展十余年来,互联网医疗仍未找到公认的盈利模式。

  潮起潮落

  2016年3月,腾爱医生与国内九大医生集团签约,后者与腾讯一起打造医疗移动信息平台。医生在腾爱医生实名注册并通过身份认证后,可以通过公众号与患者交流。同时,腾爱医生可以帮助医生树立品牌和患者流量入口。

  根据腾爱提供的数据,腾爱医生累计服务患者超2000万人次,每日咨询量超3万人次。

  腾讯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布局并非腾爱一家。

  据悉,腾讯在互联网医疗领域投资了好大夫在线、医联、丁香园、微医等多家公司,同时在2018年下半年,杏仁医生与企鹅医生合并成为“企鹅杏仁”,几家公司中,好大夫在线、丁香园、杏仁医生都开发了线上咨询问诊的功能。

  腾爱在关停服务的公告中表示,用户如果想使用类似腾爱医生应用,可以使用杏仁医生。杏仁医生也发表声明将无缝为医生集团和机构提供全面支持。

  3月12日,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一句粤语叫一鸡死,一鸡鸣。创新行业走快一步会死掉,走慢一步会被淘汰,只能快半步。仅仅靠烧钱很难成功,回到医疗本质的竞争和核心竞争力更为重要。腾讯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投资公司。随着5G时代来临,互联网医疗中的望闻问切可能得到进一步技术革新,类似华为、科大讯飞(39.190, -0.26, -0.66%)的科技企业也有了超车机会。”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1年互联网医疗融资约20亿美元,投资机构约315家,而到2014年,对应数字分别为70亿美元和602家机构。之后,行业快速冷却,到2016年,融资额降到39亿美元。

  从2015年的风靡,到2016年的洗牌,再到2018年的再次火热,互联网医疗模式的突破口始终是如何打通医疗行业繁杂的环节,形成平台的完整生态。2015年底至2016年,多家移动医疗公司宣告死亡、提前退场。流量变现、商业模式不清晰、定位不明等核心问题成为困扰互联网医疗发展的症结。

  2017年,移动医疗领域有超过1000家公司被注销。此前几年的鼎盛时期,移动医疗公司一度扩张到5000家,但死亡潮后,真正生存下来的不足50家。

  普华资本合伙人、普华医疗总经理周密曾公开表态:“我旗帜鲜明地反对互联网医疗这个概念,互联网还只是个工具,互联网医疗怎么走还是要看医疗本身。”

  医疗“硬核”

  政策引导也时刻影响着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方向。

  2015年左右,主管部门出台的若干规划性纲领性文件将“互联网+医疗”列入未来长期规划,而监管政策和市场格局尚未明朗。一时间,各路资本蜂拥而至,超11亿美元的行业融资迅速催生了一大批移动互联网医疗公司。

  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了加快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智能化信息平台的建设与应用,鼓励网上开展签约服务,在线提供健康咨询、预约转诊、慢性病随访、健康管理、延伸处方等服务。在完善“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方面,《意见》明确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3月12日,广东威尔医院联合医生集团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互联网医疗归到根本还是要解决如何使医疗服务得到更好体验,提供临床和场景改善。基于以往经验,纯线上模式很难走通,如何同线下医院有机结合成为关键。腾爱医生的关闭一定程度上是腾讯方面的策略。杏仁医生与其两个部门的线上咨询业务冲突。”

  我国医疗行业的现状决定了,在企业与医院合作中,公立医院体系长期处于强势的一方,掌握核心资源。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院的合作如果只停留在帮助挂号、问诊的层面,没有触及核心业务,也无法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最终,容易造成企业签了一堆医院,却什么也没干成的尴尬局面。

  庄一强对记者分析:“国家对于互联网医疗领域的管控很大程度上源于对于现阶段医疗技术的限制,随着科技内核的进步,互联网医疗未来将会有更多发展空间。”

  12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医疗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纯线上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很难获得高客单价和盈利。因为在医疗行业以往的盈利大头还是在药和治上,诊费占比很少。这就需要企业跟线下医院形成协作。而线下医疗行业不可避免有重资产,回报慢的特点。而在互联网医疗赛道,类似阿里的通过医药零售赛道进行切入的盈利模式也停留在探索阶段。”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