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亿市值到暂停上市 贾跃亭与乐视网的九年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9-05-13 12:20:16  责任编辑:楚丹

  21世纪经济报道 白杨 北京报道

  乐视网终究没有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5月10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

  实际上,在4月26日发布了2018年财报之后,乐视网暂停上市就已成定数。据披露,乐视网2018年营收15.58亿元,净亏损40.96亿元,净资产为-30.26亿元,这已经触及了深交所股票暂停上市的条件。对乐视网而言,其剩下的唯一变数,只有暂停上市的时间而已。

  自2010年8月12日上市至2019年5月13日暂停上市,乐视网在创业板历经了3196个日夜。如今,乐视网的主营业务显示只有互联网视频,这似乎又回到了上市之初的起点,但在过去近9年,围绕“乐视”而形成的一股“生态旋风”,曾深深影响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若细数乐视曾经做过的业务,十根手指头怕都不够用。视频、影业、电视、云计算、体育、音乐、手机、电商、汽车、网约车、地产等等,在创始人贾跃亭的生态理念下,乐视的业务边界不断“蒙眼狂奔”,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业务也与乐视网产生了诸多关联,也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关联债务关系,最终压垮了乐视网。

  乐视网落得如今的局面,其创始人贾跃亭也难逃干系。在整个乐视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本应与乐视休戚与共的贾跃亭飞往美国至今未归,留下了一堆烂摊子也无人能够厘清。虽然他多次表示,“乐视的债务会负责到底”,滞留美国造车也是为了留有一线生机,但当乐视网真的可能要退市的时候,最欲哭无泪的其实是数十万乐视网股东。

  蒙眼狂奔

  2010年10月入职乐视网的杜军(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刚入职的时候,乐视网的办公地点还在北京大望路附近的东方梅地亚,虽然整个公司只有200多人,但办公环境已经非常拥挤。这与刚刚在深交所上市的上市公司形象似乎有些不符。

  2010年8月12日,成立6年的乐视网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它也是当时国内首家登陆A股的网络视频公司。上市当天,乐视网的股价较发行价上涨47.12%达到42.96元。

  杜军加入乐视网后职务是视频记者,他也是乐视网要开始自采视频内容后的第一批记者。事实上,乐视网在视频领域开辟出的一套模式很具前沿性,杜军表示,在当时盗版泛滥的情况下,乐视网就开始花重金购买版权,并且提供的还是高清、多屏合一的体验,“现在看这些都很正常,但当时业内几乎没有人做。”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乐视网除了网络视频业务外,其实还有一个硬件业务——“乐视网络超清播放机”,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电视盒子,在互联网电视还未出现的时候,乐视网用它来连接互联网和电视。

  如果追溯乐视最初的业务扩张,2011年成立的乐视影业和2012年推出的乐视电视,都可以理解为基于原有业务的衍生。一位熟悉乐视业务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这种衍生出的新业务,它的发展也会更为健康,术业有专攻,乐视网当时在视频内容和电视产品上都有足够的积累。”

  这或许也可以回答,2017年1月融创驰援乐视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点名要投的三个业务为什么是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

  随后,乐视加速了业务扩张。在两年的时间内,乐视连续推出了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等业务。2015年10月,乐视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主题为“无生态不化反”的大型发布会,这场发布会声势浩大,众星云集,贾跃亭在会上确立了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包括大屏、内容、体育、互联网及云、互联网金融、手机、汽车等。

  2015年5月,乐视网的股价达到了历史高点,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5年-2016年,是乐视的巅峰时刻,旗下的各个子业务也纷纷完成独立融资,乐视体育的A轮和B轮融资,乐视移动的A轮融资,乐视云的A轮融资,网酒网的A轮融资,乐视汽车的A轮融资等均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杜军切身经历了乐视这段最为疯狂的扩张岁月,在他看来,乐视的发展有些不可思议。“昨天刚开始做电视,今天就要做手机,明天突然开始要造汽车,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成,只是觉得老贾太牛了,他要做的东西都超出了我们的认知。”

  错综复杂的债务

  5月10日晚,乐视网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2019年5月9日,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92047.0732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公告表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8年底,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28亿余元。

  除此之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如乐视体育,其股东德清凯佼、普思投资、厦门嘉御、天弘创新、鲁信文化、 体奥动力等已分别向原股东申请仲裁,如果乐视体育A+轮和B轮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那么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或将共承担约110亿余元的回购责任。

  再比如乐视云案件中,重庆基金已向乐视网申请仲裁金额14.03亿余元;乐融致新货款违规连带责任案件中,和硕联合已起诉乐视移动、乐融致新等,诉讼金额约2595万美元。在这些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的债务纠纷中,乐视网可能承担的最大责任涉及金额达到126亿元。

  这些均是乐视疯狂扩张时留下的隐患。一位目前身处美国、接近贾跃亭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贾跃亭在战略方向的把握上,确实有一些过人之处,但是在财务和团队管理上存在很多不足,乐视走到今天,这正是这些问题造成的。

  根据乐视网的公告,在贾跃亭持有的23.07%乐视网股权中,有21.49%已经处于质押状态,而且这些质押的股票都已经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与此同时,贾跃亭持有的这些股权也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贾跃亭质押了这么多股票都做了什么?基本是用于给旗下子业务进行融资和对赌担保,或者是向金融机构进行借款担保。

  比如前些日子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拍卖的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股权,是乐视控股于2016年全资收购而来。刚收购完成,贾跃亭转手就把该资产抵押给了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以及山西尧信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总债权额达20多亿元。在乐视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该资产也于2017年8月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查封。

  杜军从内部视角也向记者描述了当时乐视的混乱现状。“乐视体育成立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版权购买,什么体育项目都想买,而且是以远远高于市场的价格。我们内部都在想,这么高的价格买回来还能回本吗?但乐视当时的做法就是,买下版权就开发布会,然后接着融资。”

  杜军称,在乐视发展最快的时期,各种明星高管空降而至,他们确实给乐视带来了一些资源和品牌曝光,但是,乐视内部其实对他们很排斥。“因为很多高管来了以后,似乎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圈资源,比如有个项目原先都是乐视派人去自采内容,但一高管来了之后,全部变成外部采购,而且价格虚高。”

  “有些高管来了之后就招一批很不靠谱的人,而且一些明显有问题的合同他们也签,但上面也没人管。”杜军表示。

  贾跃亭与后乐视时代

  在乐视最为艰难的时刻,山西老乡孙宏斌曾出手相救。2017年1月,融创斥资150亿元入股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当时的乐视致新。交易完成之后,虽然融创只持有乐视网不到9%的股权,但在随后的半年内,融创成功地控制了乐视网的董事会。

  孙宏斌掌舵乐视网后,他一度想要去除公司身上的贾跃亭烙印,但在试图扭转现状之后,孙宏斌最终却说出了那句经典的“愿赌服输”。孙宏斌本想快刀斩断诸如汽车、手机等业务,但他低估了乐视各个业务间的关联程度,孙宏斌意识到这个泥潭会让他越陷越深,于是他曾提出把非上市体系业务全部卖掉,但结果是,“老贾连一片羽毛都不肯放弃”。

  贾跃亭的不舍,换来的是孙宏斌的离去。 在入主乐视网期间,孙宏斌曾想把乐视影业装入上市公司,最终没有实现。不过现在,孙宏斌倒是成功把电视业务剥离出了上市公司开始独立运营。5月7日,乐融TV在北京召开了新品发布会,它与乐视电视也再无瓜葛。

  在美国,贾跃亭的FF过得也并不顺利,2018年FF和恒大的合合分分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已经和乐视网没有太多关系。但贾跃亭身上的乐视标签却永远挥之不去。

  4月29日,乐视网曾发公告称,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已经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还称,在立案调查期间,乐视网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

  消息一出,便有传闻称贾跃亭将回国配合调查。但实际上,多位资深的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贾跃亭回国是不可能的”。2017年,北京证监局曾责令贾跃亭回国,但他也没回来。当时,贾跃亭称自己要在美国推动FF的发展。

  现如今,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成为了一名“老赖”,其在国内的资产也悉数被查封,他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FF。去年与恒大的合作,彻底暴露出了FF的资金困境,虽然近期FF又迎来九城的6亿美元支持,以及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但FF的处境仍然不容乐观,未来何去何从,需要时间来回答。

  而乐视网的命运则已经敲定,在暂停上市之后,如果乐视网不能于2019年改变现状,那迎接它的将是强制退市。但现在来看,能拯救乐视网的,可能只有那个远在彼岸、前途未卜的贾跃亭了。 (应采访者要求,杜军为化名)


来源:中新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