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东制药营收锐减3亿会务费猛增7.3亿 标的2年业绩爽约股东清仓式套现6亿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9-06-12 17:31:25  责任编辑:楚丹

大幅并购扩张之后,振东制药(300158.SZ)的盈利能力似乎是不升反降。

振东制药是山西首家登陆创业板的上市企业,自2011年上市开始成为一家明星企业,公司创始人李安平也提出了“百年企业、百亿振东”梦想。

现实情况是,上市之后,虽然营业收入一直在稳步增长,但对应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并不给力。上市首年,净利润为1.20亿元,次年至2014年连续三年滑坡,净利润降至0.42亿元。

业绩不够,并购来凑。2015年,振东制药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作价26.46亿元收购了康远制药100%股权,标的溢价高达11.24倍。此外,公司还相继溢价收购了泰盛制药、开元制药、道地药材、安特生物等多家公司。

借助上述系列并购,振东制药形成了从种植研发到生产销售的健康产业链。

在标的业绩贡献下,2015年至2017年,振东制药实现了净利润的高速增长,两年间,净利润增长了3.65倍。

蹊跷的是,并购标的康远制药在第一年顺利兑现业绩承诺后,2016年、2017年均爽约,但收购时形成的23.03亿元商誉并未减值。

有意思的是,截至目前,原康远制药控股股东李细海父子几乎完成了清仓式减持,累计套接近6亿元。

此外,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也很诡异。去年,营业收入减少3.12亿元,销售费用反而增加4.12亿元。

昨日下午,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致电振东制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商誉减值致亏1.47亿

2018年,振东制药的经营业绩只能用惨淡来定义。

这一年,振东制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4.20亿元,较2017年的37.32亿元下降8.36%。对应的净利润为-1.47亿元,同比下降148.9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7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70亿元下降166.28%。

分季度看,四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73亿元、8.47亿元、7.62亿元、10.38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0.51亿元、0.42亿元、-0.31亿元、-2.09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49亿元、0.37亿元、-0.36亿元、-2.28亿元。三季度出现亏损颇令人意外。

对于去年业绩亏损,振东制药的解释为,受医保控费及国家政策影响,公司主要产品销量下滑,加上广告费增加,导致给盈利能力下降。而对净利润冲击最大的是商誉减值。公司称,子公司安特制药、泰盛制药、开元制药全年盈利水平未达预期,对因并购3家公司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1.66亿元。三项叠加,导致振东制药去年出现上市以来的首个年度亏损。

振东制药有李安平创办,其控股股东振东集团成立于1993年,2011年,振东制药成功闯关IPO在深交所挂牌交易。

根据年报披露,振东制药主要生产抗肿瘤、心脑血管、抗感染、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维生素营养、解热镇痛、补益中成药等用药系列,中西药品、保健食品和家庭护理三大健康系列5百多个品规,形成了种植、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健康产业链。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振东制药的健康产业链主要是通过并购来完成的。其子公司泰盛制药、开元制药、道地药材、安特生物、康博安医药、康笙源医药、康远制药等公司均属于高溢价收购而来。

通过并购,振东制药的经营业绩也曾好看了一阵子。2015年至2017年,其营业收入为22.62亿元、32.83亿元、37.32亿元,年均增速达到两位数。同期净利润为0.65亿元、2.03亿元、3.0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4.07%、214.12%、48.49%,可谓是高速增长。

没想到的是,去年,不仅多家标的业绩未达预期,振东制药陷入亏损。今年前三个月,公司营业收入达到8.99%,增幅为16.32%,恢复到两位数,但其净利润为0.51亿元,增幅仅为1.59%,扣非净利润为0.47亿元,同比下降5.16%。

会务费暴增5.69倍

除了超过亿元的商誉减值,冲击振东制药净利润的还有蹊跷暴增的会务费。

去年,振东制药销售收入为34.20亿元,较2017年的37.32亿元减少了3.12亿元,降幅为8.36%。一般情况下,销售收入下降,销售费用相应也会减少,但振东制药不是这样。

wind数据显示,A股221家医药制造业中,除了长生生物暂停上市外,其余220家均为正常挂牌交易企业。去年,振东制药的营业收入排在第五十八位,但其销售费用却进位至第三十三位,销售费率排名为第二十七位。

上述原因在于,去年,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出现大幅度增长。2017年,其销售费用为13.53亿元,去年达到17.66亿元,增长了4.13亿元,增幅高达30.59%。

振东制药称,公司营销网络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与全国数千家医疗单位建立了业务关系,形成了“多渠道,多模式”的销售体系。

营业收入下降为何销售费用反而大幅增长?会务费等在作祟。

根据年报披露,去年,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为1.52亿元,较2017年减少约116万元。租赁费、水电费、折旧摊销等4485.40万元,上年为4968.52万元,减少483.12万元。压减的最大一笔开支为市场运营费,去年为5.64亿元,2017年9.13亿元,减少了3.49亿元。

与上述相反,去年差旅费、业务招待费、广告费等市场开发费为为1.12亿元,较上年增加3122万元。而增幅最为凶猛的是办公费、会务费、培训费、服务费、咨询费等,去年高达8.50亿元,2017年为1.27亿元,猛增了7.23亿元,增幅高达5.69倍。

昨日下午,一名券商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无论是列在销售费用还是管理费用目录下,办公费较为固定,不会有大幅增长的可能性。此外,咨询费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也不会很大,服务费一般会随着营业收入的增长而作相应变动,广告费等市场推广费也会大幅变动。一般而言,医药企业中,会务费也有企业将其定为学术推广费变动较大。

以此看来,振东制药高达8.50亿元的办公费等费用,极有可能就是会务费,这笔费用占其销售费用的48.13%。

会务费为何有如此大幅度增长?这笔高达8.5亿元的费用主要用在了何处?昨日下午,长江商报致电振东制药试图进行具体了解。遗憾的是,虽然多次致电,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学士推广费等因卷入医药商业贿赂频频被曝光,该领域目前正是严打的重要区域。

标的控股股东清仓式套现

振东制药还存在蹊跷之处,高溢价收购的康远制药曾连续两年业绩未达标,商誉竟然未减值。而在这期间,标的控股股东大肆减持套现。

2015年,在经历了连续净利润下滑之后,振东制药玩了一把“狠的”,作价26.46亿元收购康远制药。而在此前,公司也在不断溢价收购,但规模较小。

公告显示,康远制药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碳酸钙D3颗粒药品生产企业,主要产品为碳酸钙D3片(Ⅱ)和碳酸钙D3颗粒。

2013年至2015年7月,康远制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68亿元、2.64亿元2.2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07.66万元、8225.76万元、7739.63万元。

上述交易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进行,其中现金支付6.29亿元。同时,公司配套募资11.98亿元。

因为溢价率高达11.24倍,交易对方承诺,2015年至2017年,康远制药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亿元、2亿元、2.5亿元,承诺期内累计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

2015年,康远制药很争气,净利润达到1.61亿元,超过承诺数1063.03万元。然而2016年、2017年,净利润实现数为1.98亿元、2.49亿元,差额为206.96万元、66.24万元,连续2年未达标。只是因为对赌协议约定,承诺期三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累计方面,实际数比承诺数多789.33万元。

以累计数靠量,恰好避开了商誉减值问题。收购康远制药,振东制药形成了23.03亿元商誉。

康远制药的原控股股东为李细海、李勋父子,二人合计持有康远制药接近50%股权。并表之后,李勋、李细海分别持有振东制药11.35%股权、2.66%股权,李细海还担任公司董事。

从2018年初开始,李勋就开始不间断减持,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持股比已经不足3%。今年5月23日、24日,又合计减持了1034万股,持股比降至不足2%。李细海也进行了两次减持,持股比降至1.51%。作为一致行动人,李氏父子二人合计持股比不到5%。

根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上述减持,李细海父子累计套现约5.60亿元。

李细海父子已经撤退,振东制药还顶着23亿元商誉,风险不小。

令人意外的是,在前期已经套现了1.55亿元外,今年3月,控股股东振东集团也披露了减持计划,未来6个月拟减持6198万股,占总股本的6%。以昨日收盘价计算,将套现约3.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振东集团股权质押率高达94.85%,无疑存在平仓风险。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