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物堆积、货车司机匮乏…物流企业“急上头”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20-02-25 16:01:14  责任编辑:信子维

  经济调查

  货车司机匮乏,物流企业“急上头”

  近期,随着工厂复工进度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货需要拉进拉出。但由于复工货车司机的匮乏,一些工厂仓库及上海港码头,出现了货物积压的情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发现,物流业复工复产牵一发而动全身,迫切需要“全国同下一盘棋”。

  2月21日,数字化互联网货运服务商“鸭嘴兽”创始人唐红斌一边向各下游企业解释物流供应问题,一边敦促公司里的员工挨个儿给平台上注册的各位“司机老板”打电话确认复工情况。

  “鸭嘴兽”的上游,是3万多名注册在网络平台上的个体户集卡(集装箱卡车)司机;下游是覆盖包括消费品、电子、家居、医疗物资等几乎所有行业在内的产品生产企业。这些企业,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都需要通过平台上的集装箱卡车,把要出口的货从工厂拉到上海港,或者把进口来的原材料从上海港拉到工厂。

  近期,随着工厂复工进度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货需要拉进拉出。但由于复工货车司机的匮乏,一些工厂仓库及上海港码头,出现了货物积压的情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发现,物流业复工复产牵一发而动全身,迫切需要“全国同下一盘棋”。

  货物堆积

  “有的客户,已经在港区堆了100多个集装箱,让我去拉,按照我们目前的运力,一天也就能帮他拉个5箱。”唐红斌介绍说,“鸭嘴兽”平台上一共注册了3万多名货车司机,其中5000多人长期在平台上“接单”。正常情况下,平台平均每天能承接1500多个集装箱的往返运输。

  但截至2月20日,该平台统计总共只有150名司机“复工”,“我们有一支客服团队,专门调拨出来,给所有司机打电话。”唐宏斌说,根据他的观察,目前上海港区物流的总体复工率大约只有20%。

  驮鸟物流的相关负责人也有类似感受。据他介绍,鸵鸟物流早在2月10日,即上海市规定的复工日就开工了。但开工当天司机的复工率连5%都不到,“当时港口物流几乎瘫痪。”

  浙江海创国际货运公司的董事长喻钦新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以往春节假期后公司的订单量为每天150个集装箱,但如今开足马力也只能做到70个集装箱的运输量,“司机都没回来”。

  喻钦新每天都会接到各种生产企业老板的电话,每天的话题都一样——什么时候可以把货运走。有一家进口塑料粒子加工的企业,从1月28日开始陆续就有进口原材料从海外运到上海港,如今已经积压了约500个集装箱。

  “司机老板”去哪儿了

  物流业的每一个集卡司机,本身就是一个“小老板”。他们只要有一辆大型集卡,手续、证件齐全,就可以开车、拉货、挣钱。他们通常与物流公司之间不签订用工合同,根据拉货数量现结现付。

  唐红斌说,目前“司机老板”们迟迟不回上海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很多司机来自河南、安徽、江西、山东等地,司机所在的地市被上海市列为“重点地区”,到上海后要隔离14天,“对这些司机来说,14天在上海生活没有收入,亏死了,还不如不来”。二是一些司机老家所在的村子还处在封闭、隔离中,司机们出不来。

  司机李文功老家在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北杨集镇马李堂村,从腊月二十九回家至今,他已经在家里猫了快一个月了。根据县里对疫情的管控要求,马李堂村已经“封村”,“连镇上都没法去了,别说回上海了”。

  这两天,李文功一方面与村里的大队干部联系,看看啥时候能出门;另一方面在找过去合作过的上海物流公司,看看能否找个公司给开一张“工作证明”。

  根据《上海市政府〈关于严格落实各项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要求,在返沪复工期间,对于在上海没有居住地、没有明确工作的人员,原则上将加强劝返力度,暂缓入沪;无居住证人员来沪、返沪,须持上海的单位工作证、单位复工证明、有效居住地证明等;而对于来自重点地区的人员一律实施14天隔离观察。上海规定的“重点地区”包括安徽、河南、江西等务工人员聚集的大省。

  家住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王李村的货车司机李国锋这两天正在申请2月23日的核酸检测。王李村此前出现了2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实施了严格的全村封闭措施。到2月23日,距离第二例确诊病例发现时间就满14天了。如果核酸检测过关,那么李国锋就能申请出村了。

  他与在沪务工的数十名阜阳籍货车司机、务工人员都有联系,“这们这边回上海复工的也就十分之一。”他算了一下,如果自己2月23日可以顺利返沪,还要面临14天隔离,因为安徽阜阳被上海列入了“重点区域”。“没有疫情的话,初八就复工了。”李国锋说,身边的务工人员都着急复工。

  “全国一盘棋”怎么下

  全国青联常委、上海市政协常委邵楠和中泰证券宏观经济学者杨畅2月18日针对上海1359家、以民营中小型企业为主的公司进行复工问卷调查显示,以物流行业为代表的用工企业当前存在较为严重的“用工瓶颈”。

  超过80%的企业反映人员往来、原材料、货物运输受到明显限制;85%左右的企业反映用工不足;约三分之一的企业(集中在餐饮住宿、物流、制造、建筑等行业)严重缺工,到岗员工不到去年同期水平的20%。“现在各地都在抢货车司机。”邵楠说。

  携程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也注意到了各地“封村”给经济带来的影响,他建议尽快取消不必要的疫情防控措施,“当前的许多制造业企业,由于员工不到位、原料供给不足、生产供应链断裂等因素的影响,正面临无法正常开工的危局。一些地区的各自为政和互相封锁,既影响了人员流动也妨碍了物资流动”。

  2月21日,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张建明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例行发布会上称,根据抽样调查和用电量监测估算,上海目前全市工商企业复工率超过70%,“但中小企业复工率相对偏低,说明我们还需要加强服务”。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上海物流研究院院长徐以汎最近也在重点调研物流行业的复工情况,“物流在整个经济社会中具有战略性、全局性作用,物流复工率上不去,影响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供应链”。

  徐以汎认为,帮助物流业尽快复工,需要“全国同下一盘棋”,“当前,可以考虑成立一个涵盖多个主要职能部门的国家物流运输行业临时指挥部,从人员动员、物资调配、管制调整等方面进行宏观统筹。”

  徐以汎说,“缺少一个全国性的、权威发布的指导意见,物流运到每个地方都政策不同,这让公司研究实在太费劲。”唐红斌表示,前不久,他刚刚应邀到上海有关部门反映物流行业遇到的问题,“但仅凭上海市某个部门,或者上海市的力量,都没法解决问题。因为这还牵涉到很多全国其他地区”。

  徐以汎说,经历此番疫情后的物流行业,未来应由全国性部门牵头建立全国性的物流信息化平台,并探讨制定突发事件下的物流管理机制和措施,“过去物流行业因为门槛低,感觉都是零散的、低端的,但现在我国物流行业规模壮大,要做强,要具备应对不同问题的能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