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主办单位: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品牌领袖联盟 中视国网文化传媒 中国品牌 专题推荐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观点 > 马云最值钱的资产:蚂蚁金服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马云最值钱的资产:蚂蚁金服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4-12-30 15:54 责任编辑: 中国品牌

 现在,蚂蚁金服已不再仅仅等待淘宝的交易,它是生态、是平台,是各类应用场景的服务者,同时,它又是一家技术和金融数据公司(DT)。这只“富二代”蚂蚁有何不同?它将如何沿着新方向规划未来的路线图?

  蚂蚁金服(支付宝)的门牌很小。

  12月,《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来到杭州黄龙时代广场,专访蚂蚁金融服务集团高管群。很多人把黄龙时代广场称为“新支付宝大楼”。此前,他们是在杭州文三路的华星时代广场办公,2011年8月搬到此。然后,发生了阿里小微金服的筹建;又然后,小微金服最终定名为蚂蚁金服。

  10年前,蚂蚁金服前身支付宝只是淘宝的财务工具,初衷是为了解决电商中的信用问题:淘宝上的买家担心卖家会骗钱不发货,于是先将钱打给支付宝,等卖家发货买家收到并觉得满意之后,支付宝才会将钱打给淘宝卖家。

  但现在,支付宝已经从财务工具演化为一种生态系统。这样的演化是令人惊奇的。它不仅仅伴随着阿里电商平台的扩展,更重要的是,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浪潮下,它构筑出一种极具想象力的模式:它从线上交易的支付渠道角色,变成各种应用场景的广泛吸纳者。它不仅从支付出发(支付宝钱包),随后还从理财出发(给用户提供理财产品,如余额宝、招财宝),从融资出发(给小商家提供小贷型融资,如蚂蚁小贷和网商银行),以及,从数据出发(将为社会提供征信等数据服务,如未来的芝麻信用)。

  在新支付宝大楼的一层访客登记处的墙壁上,有中国古代金融的元素“古道、钱庄、当铺、通兑”,这些汉字被镶嵌其中。而在16楼的参观大厅,一块巨大的屏幕上实时滚动着当天各种交易数据,如西藏林芝地区目前已发生了多少笔支付宝交易、目前余额宝的用户数变化……在O2O业务地推部门的办公层,只有一处出现过激励士气的口号和涂鸦。而在高管层的办公间走廊,挂满了国家领导和政府监管者视察的大幅照片。最有趣的是,当《21CBR》记者结束一天采访后,手机上收到一条针对当天到访的体验打分短信,“满意请回1、不满意请回2”——淘宝的“亲,给个好评”的文化还在,没丢。

  这似乎有多重隐喻。蚂蚁金服必须要讲政治,因为它是中国人交易大数据最重要的一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很早就敏锐地感知这一点,阿里美国上市的资产中没有蚂蚁金服,马云很明确地表示“蚂蚁肯定是在A股上市”。蚂蚁金服已不像过去支付宝那样,仅仅等待淘宝的交易,它现在是生态、是平台,是各类应用场景的服务者,线上的价值要靠线下的地推来获得,它承接了阿里巴巴B2B“拉商家上平台”的业务斗志,做“未来商圈”“未来交通”“未来医院”。蚂蚁金服又是一家技术和金融数据公司(DT),它要呈现出对技术拓展商业边界的理解,以及金融公司所必须具备的风控能力和严谨态度。

  所以,蚂蚁金服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说:“蚂蚁的文化脱胎于阿里的文化,但早就跟过去外界所理解的阿里文化不一样。”蚂蚁金服现在还处于一种混合态,讲政治、讲严谨、讲斗志,但是并不讲“江湖”了。蚂蚁金服最重要的两位管理者彭蕾和井贤栋,没人叫他们花名,实际上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是有花名的,都是叫他们的英文名“Lucy”和“Eric”。

  “富二代”蚂蚁真的有所不同。

  一只“巨兽”的温和表达

  对于“蚂蚁”的命名,蚂蚁金服CEO彭蕾曾解释说:“是因为我们是服务于小企业起家的,要把‘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带过去。”她强调,蚂蚁金服非常崇尚微小的力量给予整个世界创造的小而美的体验。

  2014年5月,彭蕾针对员工发表《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演讲,在演讲的最后,彭蕾非常严肃地说,“给大家一个具体的要求,我们不是一个金融的颠覆者,我们是一个补充者。我想对银行和其他金融业的伙伴们说,我们无心树敌。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树敌”。

蚂蚁金服COO(首席运营官)井贤栋蚂蚁金服COO(首席运营官)井贤栋

  蚂蚁金服COO(首席运营官)井贤栋告诉《21CBR》记者:“我们不是金融机构,我们其实不愿意做具体金融业务,我们是一个平台的提供者,我们并不是和金融机构直接竞争,只不过有时候我们要承担创新的初期风险,比如蚂蚁小贷,当时别人并不相信线上交易大数据可以打造信用,于是我们就要起到推动作用,要做给别人看。”

  他们都想尽快消解蚂蚁的颠覆者形象。

  马云著名的一句话就是“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这句话随后被余额宝巨大的成功所证实,余额宝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里程碑事件。蚂蚁金服用互联网的力量让理财渗透到了“屌丝”阶层,让金融呈现出普惠化的面目,也部分地推动了中国存款利率自由化的进程,迫使银行业不得不改变它们的产品类别和形态,跟在后面,推出与余额宝相近的各类现金管理类产品。

  颠覆者形象以及被迫的跟随,拉了仇恨,让传统金融业感到不安,产生忌惮。

  “余额宝的推出让银行认为自身利益受到了损害,而且他们没有参与到整个价值链条里面来”,蚂蚁金服理财事业部总经理、招财宝CEO袁雷鸣告诉《21CBR》记者,余额宝之后,他们再与银行接触,明显感受到对方的抵触情绪。

  银行业最重要的存活条件就是存款量、存贷利息差,它们害怕存款的快速搬离,利差的被迫缩小。监管层也希望像蚂蚁金服这样的互联网企业介入金融的力度是温和的、可预期的,有着不激进的角色定位。他们叫停了虚拟信用卡和线下二维码支付,对蚂蚁以及腾讯筹建的网商银行、微众银行做了“小存小贷”的定位。而现在从银行划钱到余额宝是有限额规定的,基金存放在银行的同业存款也被做了流动上的限制,目的是降低余额宝满足客户流动性要求下的利息水平,降低余额宝的吸引力。随后,余额宝的增长变慢并趋向稳定。

  颠覆期的劲头已经过了,蚂蚁温和化是必须的。

  袁雷鸣重新阐述了余额宝的“颠覆性故事”。“如果从财务上看,我们做余额宝是得不偿失的”,袁雷鸣说,此前支付宝是作为买卖交易的信用保证第三方存在,买家划入和划给卖家之间有一个资金沉淀期,通过计算就可以得出一年的沉淀资金量(备付金),然后放到银行至少可以获得3%的利息。但是随着支付宝里面的钱越来越多,作为非金融机构,支付宝以零成本吸收了上千亿沉淀资金,究竟拿这些钱干了什么?作为非上市公司,当时的阿里又很难披露得足够清楚。2013年6月,央行发布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管理办法》,其中的很多条款都意在抑制支付机构进一步做大备付金规模。

  按照马云所言,“阿里很多创新都是被迫的,而不是主动的”,支付宝开始同开放式货币基金“连接”,余额宝横空出世,收益社会化,蚂蚁金服从中获取的收益缩为3‰。

  袁雷鸣说,控股天弘基金之后,余额宝是唯一的,蚂蚁金服再也没有和其他机构合作推出任何基金品种,“我们开始强调搭建平台”,即像天猫一样,搭建一个开放的投资理财平台,一方面缓解与金融机构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可以把余额宝中对期限锁定不敏感的投资资金吸引过来,避免余额宝收益下降时遭受大规模赎回。2014年4月,招财宝平台上线。

  袁雷鸣透露,招财宝为合作的金融机构提供一整套的配套服务,但只按照对方募集资金规模的1‰收取一次性的服务费。这个费用,在新华基金电商总监王革看来,“比传统的渠道费用低多了,根本不是一个量级”。新华基金是招财宝的一个产品提供方。

  温和的蚂蚁沿着新方向,规划未来的路线图。

  人口和场景的“双重膨胀”

  井贤栋告诉《21CBR》记者,蚂蚁金服的发展战略很清晰,即“平台、农村、国际化”。

  如果概括这三大战略的核心,就是让更多的人口以及更多的应用场景被“卷入”。“卷入”这个词最早用于生物学,例如经常出现在生物学家古尔德的“间断平衡”理论中,它讲述的是新物种不会出现在原来生态系统的核心区域,相反它往往是在边缘交汇区域,那里压力大,环境复杂,更多基因碰撞和“被卷入” 的几率更高,使得变异成为可能,造成“大爆发”后的生态景观。

  蚂蚁金服所看重的支付宝钱包,目前用户近3亿。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二线城市居民使用支付宝钱包已经较为普及,蚂蚁金服的重点是推广三四线以及农村市场,让更多的人口卷入移动支付场景。

  井贤栋告诉《21CBR》记者,蚂蚁金服目前已经与2300多家农村金融机构联通,一方面,为农村用户开通线上支付通道,方便他们线上、线下购买生活、农资用品的支付需求;另一方面,对接金融机构和农户,为农户提供消费、农资购买等信贷需求,“农村市场可以从互联网支付直接跳到移动互联网支付。”

  蚂蚁金服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曾在10月16日的“蚂蚁分享日”透露,在硬件上面,蚂蚁金服会通过阿里通讯,包括与运营商的合作,提升农村市场的硬件水平。很多人会猜想,未来会不会直接向农村市场送阿里手机,让支付宝钱包“上山下乡”?

  这种关注农村人口的“卷入”是全面的。今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将启动千县万村计划,即在未来3-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将其电子商务的网络覆盖到全国三分之一强的县以及六分之一的农村地区。阿里集团电商业务在农村的扩张,跟蚂蚁金服“向下”的扩张是“同步、同构”的。

  阿里的国际化,也带动蚂蚁金服的“向外走”。井贤栋告诉《21CBR》记者,蚂蚁金服正在推进与Apple Pay和PayPal等国际支付机构的合作。而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副总裁彭翼捷此前表示,蚂蚁金服应该利用中国企业出口力和居民境外旅游消费力,“例如(旅游者)在国外,有非常多的外币兑换、小额多频的支付需求无法被满足,我们会在购物退税、交通卡之外,推出更多的海外旅游服务产品”。毕竟,中国境外旅游人口已经高达1.1亿。当被问及蚂蚁金服如何看待汇率风险,比如俄罗斯卢布最近走势就相当惨烈时,井贤栋说:“目前外汇风险管理方面,蚂蚁自己并没有做,而是交给专业合作机构。”

  巨大的人口和丰富的应用场景,是一体两面。应用场景越是刚需、越是高频、越是日常“吃喝玩乐”,越能“黏住”使用者,越能“卷入”更多的使用人口。在不久前一次管理层会议上,彭蕾告诉蚂蚁团队:“我们目标是应用场景要尽可能多样化,尽可能无处不在。”

  推进应用场景丰富化,目前蚂蚁金服主攻几个方向:一个是“未来商圈”,一个是“未来交通”,一个是“未来医院”。蚂蚁金服O2O事业部总经理王丽娟告诉《21CBR》记者,过去一年,蚂蚁金服O2O团队在全国出租车、饮料机以及超市和便利店三大场景的进展“令人满意”。据她提供的数据,全国将近5万台的饮料机中,近70%支持支付宝钱包;国内TOP100的便利店和超市品牌中,已经有70%与支付宝钱包达成了合作。

  支付宝钱包希望携手医院,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平台和数据能力,帮助医院构建移动医疗服务体系,除了问诊、检查外,将挂号、候诊、支付、取报告等环节全部通过手机完成。按照王丽娟的设想,未来通过数据的积累,不仅可以实现远程问诊,还要将药搬到网上,用户通过天猫医药馆下单,可以选择快递上门,也可以到就近的药店自取。截至目前,支付宝钱包已经与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嘉兴等地的10多家医院达成合作,王丽娟表示,年内这一数字将会达到50家。

  应用场景的丰富化背后,地推的策略和难度是不同的。一位蚂蚁金服内部人士告诉《21CBR》记者,比如“未来商圈”是一个苦活,但至少激励的链条是完整的、兼容的。“因为商户觉得上支付宝钱包是有价值的,消费者的交易数据是零碎的,对商户来说,也没有太大的价值挖掘。”但是“未来医院”就不同。“医院最大的问题不是系统对接,而是激励不完整、不兼容,医院是国有体制,支付宝钱包的确满足了患者的需求,也许会促进医生看更多的病人,但这对医生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并没有从中受益,所以,很多医院并不像商户那样积极。”

  这一问题的背后,其实指向“卷入”的成本和边界。

  一个具有想象力的数据公式

  人口和应用场景的“卷入”,其实就是大数据的涌入。尽管阿里表示自己跟谷歌是不同的,但它也很自豪地宣称自己是技术公司,只不过不是技术创新引导型,而是用技术拓宽商业边界。

  “现实版的自豪”是阿里的云计算,“远景版的自豪”是阿里的大数据。

  蚂蚁金服CTO(首席技术官)程立告诉《21CBR》记者,因为阿里的网上业务量太大了,阿里不得不去“IOE”化,发展云计算技术,“最近一次双11购物节上,1秒的交易是3.85万笔,几年前还是1秒1笔,原来的IOE框架是没办法应付的”。

  像亚马逊一样,阿里也变成了输出云计算的公司,阿里的云计算能力被认为仅次于亚马逊。就像亚马逊用“服务dropbox”作为它的输出云计算的范例,阿里云计算的最著名的范例是“余额宝”以及“双11购物节”。

  “余额宝”的范例无疑对金融企业有巨大的感召,尤其是政府因为信息安全的原因,希望央企去“IOE”,至少对蚂蚁金服的金融云来说,是个不错的机会。渤海银行、华润银行、天弘基金、众安在线等超过100家金融机构已购买了金融云服务。“对于一家小银行来说,目前每个账户一年的技术成本在100元左右,而放到蚂蚁金服的金融云上,这个成本只需1元人民币。”程立对《21CBR》记者说,“蚂蚁虽小,五脏俱全,很多小金融机构,尽管小,但它的需求却是全面的,而蚂蚁金融云可以大幅度降低它们的成本。”

  袁雷鸣告诉《21CBR》记者,招财宝上线的机构已达40多家,加上已经签约的机构,共计上百家,平台交易额接近300亿元,虽然只向入驻机构收取1‰的服务费,“但足以覆盖平台的成本”,因为蚂蚁的金融云使得系统运营成本很低,“平均单笔的交易成本能做到1分钱左右”。

  云计算是迎接大数据的涌入,但是大数据的真正价值,在于对大数据挖掘后形成的有价值信息。蚂蚁金服在推广“未来商圈”时候,给商户的一个诱惑是,蚂蚁会用数据分析告诉商家,消费者为什么会来这里,以便更好地将商户信息推送给他们。

  但令业界真正震动的是,蚂蚁金服要推出“芝麻信用”这一征信产品,即根据商户和消费者在阿里系统里面的交易数据,进行个人信用评级,像美国的FICO一样,成为全社会的基础信用提供者。要知道,在中国,信用记录的缺失被认为是无法进行精细风险定价的关键。能被全社会认可的征信,被认为是整个金融行业的“制高点”。

  蚂蚁金服高管对“芝麻信用”都发言谨慎。井贤栋说得很含糊:“芝麻信用还处于研究讨论阶段。”当记者问到,如果芝麻信用给出某人的信用分和央行的征信系统给出的有出入,那么如何看待这一冲突?井贤栋坦言:“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但是,井贤栋毫不犹豫地表示,社交数据是很难被采纳进入芝麻信用的,“只有行为数据维度才能真正刻画一个人的真实行为,社交聊天数据是很难的,有效信息是很弱的”。显然,在蚂蚁金服看来,至少在目前,社交数据相对于行为数据而言,还是处于非结构化并且很难被采信的。

  马云对生态系统的描述是“平台、金融、数据”,蚂蚁金服的现实路线图是“平台、农村、国际”,如果叠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蚂蚁的生态价值公式。蚂蚁的生态价值=人口×应用场景×使用频率×大数据有效挖掘程度。

  这个公式的最终核心指向,是真实数据的“卷入”,就像马云所说,“未来是一个数据公司”。但这又是一个需要进行区分的不同“卷入”,蚂蚁金服用“平台和分享”策略来面对公司和消费者,他们会有不同的考量,来评估自己被“卷入”的好处。一些大的金融公司非常担心在“平台和分享”下,自己的行为数据被第三方所获得,或者害怕自己“卷入”之后,第三方会获得更强大的基础数据,做成类似“芝麻信用”这样的产品反卖回来,获得更高的利润。所以,蚂蚁金服的未来业务路径中,既有很多“卷入”,也会遇到非常多的“数据封锁”,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会不断较量,从而获得一个均衡的扩张速率。

  井贤栋说,不管如何,“我们都会坚定不移地走平台之路”。

  作者:郝凤苓,费戈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