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主办单位: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品牌领袖联盟 中视国网文化传媒 中国品牌 专题推荐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观点 > 锤子手机怎么挺过来的?罗永浩:硬挺呗

锤子手机怎么挺过来的?罗永浩:硬挺呗

中国品牌 pinpai.china.com.cn 2014-12-30 16:06 责任编辑: 中国品牌

锤子手机怎么挺过来的?

  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应唐岩的邀请参加了陌陌的上市仪式。从美国回国后,他独家接受了财经天下的采访,讲述了他在锤子科技今年发展中的一些关键时刻的关键决策。

  关于锤子科技的发展:

  1、你在微博上说,在时代广场的那一瞬,被彻底击中了,具体是什么击中了你?亲历陌陌上市,你在对自己的企业的管理、计划方面,有什么新感触吗?唐岩、投资人郑刚以及同去的朋友,有给过你一些在做企业、处理舆论、供应商关系、融资等方面的建议吗?

  罗永浩:当时在场的朋友,除了那天的男一号唐岩,很多也都是以世俗意义来看,相当“成功”的人。这里面包括陌陌的投资人、唐岩的合伙人以及他的核心管理团队。这些人很多都是生于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小镇和农村,虽然我知道他们本来就不是池中物,也知道他们这些年取得的一些成就,但是亲眼看到他们这样意气风发地走到人类的资本主义核心地带,享受个人奋斗换来的无上的荣光、真诚的祝福和由衷的嫉恨,再考虑到他们是从那么贫穷、落后、愚昧和绝望的年代和地区血淋淋地生长和挣脱出来的,在时代广场上合影的一瞬间,我感到确实非常的魔幻,觉得人类好像还是很有希望的。

  亲历朋友公司的上市,对我这个创业公司的负责人来说,有极好的打鸡血作用,后来那几天我还特意去纽交所也参观了一下,这两处观光下来,至少能让我以饱满的热情再疯狂工作半年,我准备以后每半年都去看一次中国新公司的上市。

  这些做企业比我早的朋友,一直都经常给我很多建议,我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工作上拿不准的部分,我也会经常去跟他们问。

  2、在T1的生产和供应的问题浮现出来前,在产品定价、3G和4G版本、黄金销售期方面,曾经有同事给你提醒过可能遇到的问题吗?之前有评估或预料到市场对3G和4G的需求差异吗?

  罗永浩:当然,可能的风险我们都提前评估过,我们的CTO钱晨博士这类的事情基本上都经历过,所以事先也给了我很多的警告。后来出现的问题里,没有哪一个是完全措手不及的,但限于那时候的条件,有些知道很可能是大坑也只能硬往前冲了,因为没有退路,时间和金钱上都不允许。

  3、降价赔本卖3G版,保本卖4G版,对于企业已经融来的资金、未来的融资,有压力吗?

  罗永浩:在已经出现的局面里,在所有无法回避的糟糕选择中,这是最不糟糕的选择。

  4、阿里巴巴天猫销售锤子手机造假的事情,对于锤子的影响是什么?经过澄清后,这个影响能够基本消除吗?

  罗永浩:无休无止的争议里,多了个数字而已。不能消除,相信和不相信的人的比例,和事情发生前完全一样。

  5、初期T1量产爬坡和供应链问题最终是怎么解决的?这段时间你是怎样挺过来的?雷军和你讲过小米当初面临量产爬坡问题时的煎熬吗?

  罗永浩:撑到足够长的时间,生产问题一定能解决,只是销售的最佳时期已经错过了。怎样挺?硬挺嘛,每天睁开眼睛总是要做事的。雷军没跟我讲过这些,但他好像在采访中说过很多次。

  6、举办《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演讲,大规模听众的演讲本来是你的优势,也是对企业的一种传播,将来停止办这个系列演讲了,你不会觉得遗憾吗?

  罗永浩:不会啊,可以做别的系列嘛,我将来还是会带着团队讲创业故事的,只是不搞个人色彩和个人品牌的演讲了。

  7、做企业不可避免地要去掉自己的一些个性化的色彩,要塑造出一个角色,这个改变过程你适应么?接受起来有多大的难度?你的身边的同事、投资人给了你什么建议?

  罗永浩:没有适应过程,一旦想清楚问题的关键之后,我是瞬间就硬切过来的,很容易。我减少公开言论,并不是要消灭自己和企业的个性,只是表达个性的载体和方式变了。他们没给我任何建议,他们觉得有些事情是必须我自己想清楚的,好在不是每件事都这样。

  8、你说从来没有一个如此美好的产品和品牌像锤子和T1一样,遭遇到过如此大规模的误解、诬蔑和诽谤。这个问题出在哪些环节上?如果和其他企业一样,按照传统的那一套传播方法做、企业领导者谨言慎行,会出现这种问题吗?

  罗永浩:当然是我自己的个人风格导致的。如果他们的产品像T1 这么好,又谨言慎行,几乎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少数流氓竞争对手成不了气候的,一点点捣乱是不会改变什么的。

  9、你个人影响力确实也帮助企业在创业初期打开知名度以及招聘人才,那总结下来,你个人的能力有多大?天花板在哪里?

  罗永浩:我的短板其实非常多,但我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在哪里,我会舍得时间、心血和钱找人来解决那部分问题,所以基本上不担心天花板的问题。

  10、锤子已经有一个成熟的硬件团队,基本按照摩托罗拉的流程和方法走。你对这个团队的管理风格是怎样的?对软件团队和设计团队的管理风格呢?

  罗永浩:我只从企业和产品的实际需要跟软硬件团队提需求,从来不参与对他们的管理,因为团队的负责人都很靠谱。设计和用户体验这块儿,是我自己负责的,管理风格异常松散,也是只看工作成果。

  11、在设计、产品、开发、供应链、硬件团队的专业人才一起工作时,你怎样定位他们的角色,怎样处理与他们的关系?另外想确认一下,锤子科技没有联合创始人?持股情况可否透露一下?

  罗永浩:我自己不懂的那部分就找正确的人,然后彻底放手(当然会定期看实际工作成绩);我自己懂的部分基本上是事必躬亲的,但过程中如果有些人能做到超出我的期待,我就逐渐放手,因为要操心的事情越来越多。团队之间虽然也会有不可避免的摩擦,但从来没有出现不可调和的利益斗争,这跟企业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运气也是一部分原因。

  当然有联合创始人,至少有四个。持股情况不方便讲,能透露的相关信息只有一个,我们有一个高达百分之三十的期权池,这是很罕见的。

  12、锤子和你还是挺过来了“噩梦一般的三个月”,明年的重点是什么?

  罗永浩:明年的重点是什么都不提前说,到时候见真章。

  13、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你现在觉得锤子走上正轨了吗?哪些方面你满意,还欠缺哪些方面呢?

  无关锤子本身的一些问题:

  1、 2014年最大的成就与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罗永浩:最大的成就当然是做出了一部非常优秀的产品。最大的困惑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认为一个企业只要把产品做好就能商业上的成功。

  2、今年你得到的最佳建议是什么,它来自谁(书籍、报道等)?

  罗永浩:很多有用的建议,想不到哪个是最佳,基本上都来自同事和朋友。

  3、给读者(公司人)的最佳建议?无论是工作、生活方面均可。

  罗永浩:做大众消费品的企业的负责人,不一定要说谎话,但一定要少说实话。

  4、你怎么看“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和它所代表的讨论现象?

  罗永浩:它本来不应该是新话题了,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了十多年的互联网生活。这几年它被再次拿出来讨论,只不过是因为它进入了过去没进入的领域,比如制造业。

  5、你有“90后焦虑症”吗?因为看不懂这个人群而在产品和市场、商业上担忧?

  罗永浩:完全没有,时代的变迁其实都是表象,人性深处的那些东西丝毫都没有改变过。虽然科技行业史无前例地涌现出了很多年轻的、了不起的人物,但整体上,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永远是四十岁以上的男性。我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为此感到高兴,坦率地讲,仅从这一点来说,我对这个世界是相当失望的。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